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8865

论坛:新生代创业家怎么思考创业这件事儿?

点赞 收藏 兰兰
论坛:新生代创业家怎么思考创业这件事儿?
聚评 我们和三位新生代品牌创业家聊了聊创业经。

5月23日,由聚美丽主办、磐缔资本协办的“千禧品牌争夺战——2018中国时尚消费品创业创新国际论坛”在上海顺利举行。

磐缔资本投资总监杨可逸主持了本次论坛的第二场对话,对话嘉宾包括:美国海归医学博士、基因订制护肤品牌uniskin创始人杜乐,曾留学英国、学过马术和艺术、后与夫人联合创立气味图书馆的韩壮壮,以及曾在多家知名化妆品企业担任高管、现下海创业的612星球创始人胡永春。

本文为本场对话实录。

杨可逸:今天邀请到的三位创业者非常有意思,他们的经历和背景截然不同。 我记得在去年的研报里面我们有一个概念,就是说现在新一代美妆行业的挑战者很多是came from nowhere,就是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就冒出来了。这个概念其实可以用来形容杜医生,他是在美国博士毕业,然后在美国做了两年的内科医生,现在回国创业。坐在中间的这位气味图书馆的创始人韩壮壮就更有意思了,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你是从体育界过来的呢还是从艺术界过来的。大家可能不知道,壮壮以前是中国顶尖的马术运动员,拿过个人障碍赛的冠军。离我最近的这位是胡永春,胡总是从大企业出来创业的典型,原来在企业里操盘过几个亿的品牌,现在改行个人创业做企业家了。

△杨可逸

相信大家对他们的创业经历都很有兴趣,我来一个个问一下。杜医生,你为什么不做医生了,回国来创业了呢?

杜乐:其实目标是一样的。当时做医生是两个原因吧,一是对医学,对生物和人体这方面比较热爱,另外就是想做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我觉得这个转变,从医生到后来创业都是追求一种更好的、更有效率的方式去应对健康上的一些问题。

△杜乐

在美国做医生的时候,一开始会觉得很有意思,学到很多的东西。但是很快会发现,有些健康上的问题医生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者的角色,解决的场景更多应该是生活中,应该是在疾病或症状出现之前就通过一些其他的方式、运用一些技术。我希望在生活的场景中打造一个大家平时生活中都能用到的产品,尽早地去避免、解决一些健康上的问题。所以我现在回国创立uniskin,这是一个基于皮肤基因检测、细胞检测,全方位的个性化护肤系统。

杨可逸:壮壮原来是学马术的,也学过艺术,而且还在国外念过金融,可以说背景是非常的多元,你觉得这些经历对你现在创业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韩壮壮

韩壮壮:我觉得最大的帮助是我可以用各种学科的思维来做决定。因为我学的很多都是基础的学科,我在英国学的数学,然后回来学的油画,这些基础学科的底层逻辑会帮助我在做决定的时候想得更立体环绕一些。

杨可逸:那比如说你玩马术,马术对你现在创业具体来说会有什么帮助呢?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稍微有点遥远的运动,你能具体说一下吗?

韩壮壮:我觉得是这样的,做运动员对塑造和改造一个人的人格有很大的作用。其实创业还是一个挺苦逼的事,做运动员也很苦,所以在很多意志和思维方式方面都有磨炼的作用。

杨可逸:所以是做远动员苦还是创业更苦?

韩壮壮:我觉得对我来说创业更快乐,因为我的专业不是我自己选择的,但创业是我自己选择的。

杨可逸:接下来问一下我身边的胡总。胡总的经历其实让我想到了一个案列,叫Too Faced,它的两个创始人是从雅诗兰黛出来创业,最后过了好多年被雅诗兰黛以14.5亿美金的高价收购。我看到胡总的经历的时候,我脑子里最先蹦出来的就是这个案例。那么胡总,你能说说看以前在企业里做高管、做一个几个亿的品牌,和现在自己创业,二者有什么区别吗?

△胡永春

胡永春:刚才壮壮说他很快乐,我感觉我跟他稍有点不一样,是痛并快乐着。之前在企业里做事情,我对事物的布局和对品牌发展的规律和趋势要进行很多的思考,整个是一个很全面、系统的思考和推进。那么自己创业呢,除了思考之外还要实实在在的自己去亲手做很多事情,这就很不一样了。创业者需要承担的责任更大,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去克服,团队搞不定的就要自己亲自上,这和职业经理人的状态很不一样。在大企业里你有退路,但是自己创业需要自己解决所有问题。创业最快乐的也莫过于一步步将困难克服的过程。

杨可逸:大家都情不自禁地给你鼓掌了,创业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知道杜医生家境非常的优渥,绝对算是一个富二代的标准了。我们知道高配创业容易出现一个问题,就是财务上容易出现非常高的预算,你们公司存在这样的问题吗?因为我知道杜医生上一代家里是做美容院的,现在也有1000多家,那么杜医生你在创业的时候,财务问题是怎么处理的呢?

杜乐:首先就是,团队里不能再有另一个二代了。开个玩笑。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有些时候可能在产品定价和价格把控上,我本人来说确实会有些不太敏感。这时候就需要依靠我的团队,对于自己不太擅长的事物,我会非常愿意倾听团队的想法。

其实公司大部分成本问题控制的还不错,唯独在人力成本这一块儿,是目前控制不好的。虽然我们是在护肤这个行业,但是因为有很多技术环节的工作,比如我们有皮肤基因分析师、生物信息工程师,还有一个很强的IT团队,这都是常规的创业公司不太有的,但这块儿的成本我是不打算控制的太死,因为我知道还是要用最好的人才、最好的东西。

杨可逸:壮壮应该也算是一个富二代,毕竟是玩马术的,这个是离普通人有一定距离的运动。我知道你们在K11的店都是找法尚设计的,在外界看来,你们似乎也是走了一条很愿意砸重金的道路,是这样的吗?

韩壮壮:在值得的事情上我们愿意砸钱,人才的招聘也是一样。

杨可逸:胡总,其实在国外也有很类似612星球的品牌,比如Lush,如果有一天这样的品牌进到中国来,你觉得是他们的成功概率大还是你的成功概率大?

胡永春:Lush它的定位是一个环保的品牌。我们知道中国的化妆品都是要做动物试验的,这跟他们的理念有冲突。还有一个是政治原因,这点我就不展开多讲了。第三个我认为很多西方品牌的定位是很细很精准的,这是一把双刃剑,在中国这么大的市场,如果你成功赢得了你的目标消费者还好,否则就满盘皆输。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且不说南北的差异,每个省份之间各不相同。但是国外品牌有自己的一些坚持,他们对一些东西很固执,这不利于他们适应中国的市场。

总体来说,我认为Lush这样的品牌它首先不太可能进入中国,即使进入中国,我觉得之前很多国际知名品牌都应证了文化不兼容的这样一个情况,需要解决国外品牌故事和内容在中国再发展和本地化的问题,这并不是容易的事。很多国外很知名的品牌,到了中国因为没有发展出合适的传播内容,照样水土不服。

但是有一点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国外品牌对于消费者的研究特别透彻。我们知道对消费者的研究是成功的前提,如果有一种风格或者消费理念是有消费者喜欢的,我们就想要努力满足这些消费者的需求。对于我们来说,天生的优势是在渠道和资源,前期的模式摸索过程可能会比较艰苦,但一旦摸索成功,会发展的特别快。我在我的上一个公司——珀莱雅,学到了很多。

杨可逸:我们都知道做事情的时机很重要,比如说这几年彩妆这么火,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上海家化在上个世界80年代就做过彩妆,但是当时这个市场还是一片荒芜,所以很快就销声匿迹了。你现在做基因护肤这一块,担不担心很多人说基因护肤的时代还远呢,你可能撑不到那个时代就死在浪潮里了。

杜乐:有,而且不少。前面研报中讲到未来是有少数人创立的,所以大多数人说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其实我做的是一个跨界的东西,所以我经常会出席各种场合。比如说有时候要去参加一个皮肤医学的会议,一个护肤品的会议,以及一些与基因检测有关的会议。在这些不同场合能听到他们对件事的看法都不一样。最近不是在开美博会嘛,我们也去看过很多友商在做基因检测的事情,我们会把这个行业有价值的、理性的部分好好地做下去。

从市场接受度来说,我觉得我们的目标用户有两种需求越来越突出:个性化和功效性。这个是很多品牌都在做的事情,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要推进满足这样的需求。从我们市场的接受度和收到的反馈、销售情况来看,在消费者中并没有不能认同的情况出现。

最后我想说,基因检测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你可以把它做成噱头,也可以做成实在的东西。我把自己的工作定位为一个和皮肤健康有关的事情,更注重在生活化的场景中怎么让人的皮肤更健康。敏感类皮肤也是目前一大领域,我们也在做相应的尝试和匹配。总的来说,我们没有认为基因时代是遥远的时代,我们觉得未来已来。

杨可逸:今天来的复星投资的许总是专门做医疗投资方面的,你觉得这个基因护肤的时代到来了吗?

许春涛:我的背景和杜总一样,我原来是心血管外科的医生。我个人感觉基因检测这个趋势一定是越来越个性化的,目前最热门的应用可能是在肿瘤的个性化治疗。我举个例子,为什么有些化疗非常有效,有些就不见效?有些靶向药一用就见效但不久就失效?这是因为每个人在基因层面是不一样的,而过去十几二十年我们没办法达到基因层面,所以不得不用同一类药物不分青红皂白地给所有肿瘤患者。但是近几年,基因检测使我们可以在基因层面的个性化有更多了解。这是技术上的情况。所以,我觉得基因护肤的趋势没错。

但作为商业合不合适呢?这里面有个技术问题,就是检测作为一种诊断手法,讲究精确和可重复性,目前精确率还不是特别高,这是个迭代推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过于执着科学,可能会错过最佳的投资时期。当然也有些商人觉得这种朦胧状态很微妙,包括化妆品和保健品企业都跃跃欲试。所以我个人的回答是,方向没错,只是过程中你是要做科学还是做商业,需要自己去判断。

杨可逸:杜医生,你是准备做科学还是做商业?

杜乐:我们是在保证科学的严谨性上做商业化的事情。我刚刚说过我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纯护肤品公司,因为在检测结果出来后的解决方案不只局限于化妆品的使用。我们的不一样还体现在,我们特别注重后期数据挖掘,我们还在和上海这边的一个科研机构以及皮肤管理机构有深度的研发转化合作。所以我们是一个有实验和技术基础,也有服务顾客的一个创业项目。

杨可逸:下面我想问一下壮壮,马术属于富人运动吧,你从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现在却做气味图书馆这样针对大众市场的产品,能洞察到普通消费者的喜好吗?壮壮你是如何弥补富二代生活经历和“接地气”中间的巨大鸿沟的?

韩壮壮:首先我有团队,大家会一起找想法。然后因为父亲对我一直很严格,加上家学渊源的关系,我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知识分子不是严格意义的富二代。另外,我们也属于零售行业嘛,开店要卖货,我需要天天看消费者在干嘛,所以这也是逼我不得不接地气。

其实我们产品的概念是很接地气的,举个例子吧,之前我主导开发的一款香水,叫做“凉白开的味道”。大家也许很好奇凉白开是什么味道,我记得小时候家里都是用铝壶烧水,烧开的水都会有一股淡淡的金属味儿,后来我就决定做一款凉白开味的香水,很多顾客表示闻到这个味道都会回忆起童年的时光,这就让我觉得自己做的事很有意义。因为我们品牌是一直主打香氛和气味的这种链接。

杨可逸:最后一个问题问给胡总,胡总原来在大公司做了很长时间的高管,你觉得如果自己还在原来大公司的体系里面,能够内部创造出612这样的品牌吗?换句话说,你觉得你现在做的品牌有可能诞生于大公司么?

胡永春:在我的理解里,大公司和小公司之间本来就存在一个动态的变化,大公司也是从最初只有几个人的小公司成长起来的。而且我觉得大公司小公司,站在不同的角度,都有自己的活法。大公司在从小到大的过程中会形成自己的做事方式和思想,很难强行去说对或者错。

大公司一般手里都有几个大品牌,公司用了很大的心血和财力才把这些品牌做起来,也很自然会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到这些现有大品牌的维护上去,能分给那些新品牌的时间和金钱往往就很少。这同样也体现在人才的分配上,公司最优秀的人才都是那些从最开始一步步把公司的主打品牌做起来的人,现在好不容易做成了不太可能再去做那些充满风险的新项目。

大公司里一个项目的进度是按月和年计算的,可能有些事今天完不成就放到明天,但是像我现在自己创业了才知道,对于一个初创公司,很多事情根本等不了那么久,即使工作再多再苦,也必须当天问题当天解决,到了第二天又会有别的工作要做,如果不拼尽全力,随时都会被淘汰,这种残酷性也逼迫我去做好创新,全情投入的做品牌。

杨可逸:谢谢胡总。胡总的项目让我想起了我们另外投过的一个项目叫自主艺术。有一点相似,虽然是完全不同的品类,但是它们都是自带流量的引流产品,可以帮人家的门店提升业绩,不同之处在于自主艺术是to B的。我们投资后看着它从十几万的收入涨到几百万,到现在的几千万,可以说成长速度是非常快的,所以我们也祝愿胡总的品牌可以以这样的指数级趋势发展。

因为时间关系圆桌对话即将结束,最后我想说的是,科技行业有句话,这个世界是你们的,也是BAT的,但是最终是BAT的。但现在这句话在我们行业里要改写一下,世界现在是在坐的各位大佬的,也是那些挑战者的,但最终,一定是挑战者的!谢谢三位嘉宾的分享!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赞赏美业创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