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社交大会倒计时2天,我们采访了9位美妆头部红人

点赞 收藏 徐家佳
社交大会倒计时2天,我们采访了9位美妆头部红人

看看这些红人们抛出了哪些干货。

红人凶猛,正在剧烈改变化妆品行业的今天与未来。

在这样的新时代下,影响力得以专业细分,所以普通人成为红人、红人又改写局部世界的案例开始大规模涌现。营销也正由超级品牌向细分化、社群化品牌转型,品牌的内容将由中央市场部的内部定制转向与社交KOL共同打造,未来的传播将从预算驱动转向为内容驱动。那么,新兴品牌和传统品牌分别该如何与社交领袖合作?意见领袖的生命周期魔咒可以被打破吗?什么是影响力生态的终极战争?

为了探寻以上问题的答案,4月14日,由聚美丽、微播易联合主办、珀莱雅、玛丽黛佳、伽蓝、上美、相宜本草、丹姿、百雀羚联合赞助的2019社交营销大会将在上海·机遇中心隆重举办。

那这些处在“风口浪尖”的红人们对此有什么样的看法和思考呢?聚美丽“抓”住了9位档期满满的红人们,来听听他们怎么说?

张沫凡作为首位粉丝破千万美妆博主,美沫品牌创始人。身上有企业家、创业者和时尚博主这样的多重身份。在她看来红人的生命周期取决于现在社交媒体的繁荣程度,只要有社交媒体,那就会有在社交媒体上做输出内容的kol,只是这些内容一直在迭代,如果没有好的内容,肯定会被市场和粉丝遗忘。一个好的内容输出者都有自身的定位,如果ta具备持续的内容生产能力,就能定义为KOL。

在对于红人与品牌的深度合作上,张沫凡表示一直是保持比较开放的合作方式。除了跟品牌联名之外等常规和合作方式外,她希望其他一些品牌也可以给自己的品牌做些指导,在供应链段做些支撑等。

薇娅viya的影响力和带货能力这里不需要再去赘述,在她看来,红人愈发垂直化和专业化的趋势是一个可喜的现象,未来粉丝对KOL的要求应该会越来越高,这也推动KOL不断地自我提升学习,不断进取。

在谈及选择品牌合作的标准时,她提到了4个要点:质量、特色、性价比、售后。产品质量是薇娅viya选择品牌的首要条件,她补充道:“和粉丝建立信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失去信任感可能只需要打开包裹上手使用的1分钟。”其次是品牌调性和性价比,她认为同样是100块钱,她希望推荐给粉丝更好的东西。而7天无理由退款是她合作店家的最低门槛,这样能够最大限度保障粉丝的利益。

针对品牌自己孵化红人的现象,薇娅viya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也是红人经济发展的必然。最初,直播刚起步的时候,很多大牌为了维持自身调性不愿意跟主播合作。但是随着这个行业的发展越来越明朗,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大家对红人经济也变得越来越重视了。现在很多品牌开始自己孵化红人,一定程度上也能推动电商、直播相关行业的发展。

郝宇博士是聚美丽的老朋友,作为成分科普类的KOL,他认为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专业成分党KOL加入,而关于成分党垂直专业KOL的未来走向,他认为可能会有以下三个趋势:

第一是KOL的多元化,垂类专家深耕各个细分领域,例如香水、护发、身体甚至医美类等各个细分领域,内容领域可能看上去已经是一片红海,但是真正的扎下去做深挖,红海中也是可以找到蓝海的。

第二是KOL的专业化,越来越多的各领域专家看到科普的蓬勃发展,未来我认为也会有更多拥有强专业背景的大V们强势加入。

第三是KOL的专职化,原来比较传统的观念可能认为,做自媒体是单打独斗,养不活自己的,更多的KOL们是以“兼职”形式在做内容,可能他们在白天还有一份“本职工作”。但随着互联网自媒体时代的到来,我们可以看到做自媒体人,也是可以“养活自己”的。所以,专职化会成为接下来一个重要的变化。

关于红人的生命周期,他给抛出了自己的观点:对于品牌,与其观望风口,更应该思考,在这样的不可逆转的趋势之下,品牌应该如何抓住风口,至少在现阶段,思考如何和KOL开展高效合作,为品牌、用户和KOL之间,找出相互赋能的三赢局面。

以上三位是在聚美丽的平台上经常出现的老面孔,下面给大家介绍几位新朋友,这几位红人活跃在微博、抖音、小红书、B站等各个社交平台,各个平台账户都坐拥几百万的粉丝,在各自的领域都有着一批死忠粉。

大马马马克之前是一位职业的化妆师,是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签约造型师,跟Angelababy(杨颖)等一线明星都有过合作。从他自述中记者了解到,他从美拍、一直播起家,刚开始是因为自己的特长所在,给大家分享一些艺人仿妆。导“火”索是因为有一次分享了权志龙的“仿妆”,一夜之间,就让很多人知道了这个会很酷炫的妆容、灵魂又很有趣的“美妆界权志龙”。

但是在采访的过程中,大马马马克的反差萌还是让记者有些意外,这位一般人看来的“精致boy”有着西北汉子的直爽性格,在采访中金句频出。

这个行业真的不缺化妆化的厉害的人,缺的是一个综合性的人。

之前我不接广告,后来因为一些现实的原因开始慢慢变现,但是目前来看有点流水线变成一直分享东西的人。

今年我想再回本,或者说回到最初的那个时候,还是会去做最初的内容。

在谈及与品牌合作不愉快的案例时,他也直率的表示遇到过很多。就他认为:“品牌与红人合作是一个相互尊重的过程,并且品牌方拿过来觉得他的东西是100分的,但是东西拿到我们手中,我们是从事这个行业,肯定会通过很多角度去分析这个东西,他到底好不好,有什么缺点,就是坦诚的去告诉别人,但是很多品牌就不愿意,所以在合作中会有比较多的摩擦。”

 造型师小邱Elvan也是职业造型师和彩妆师出身,从业近十年,与很多明星、品牌和知名媒体都有稳定合作,还曾出任环球国际模特大赛评委。所以在化妆上的功力也是驴火纯青。但真正让他火起来的,是对专业与内容做了创意性的融合。百年造型系列的视频帮他圈粉无数也让他从造型师慢慢转型到时尚达人。

他在采访中也表示,数十年的时尚圈、彩妆界从业背景,也给他的时尚彩妆博主身份做了很强的背书。不管是跟品牌合作,还是跟粉丝推荐产品时,他们都会比较信任。在谈及自己的发展规划和前景时,他表示未来会朝纵向和横向两个方面发展,一方面会不断探索更多样的内容,一方面会深挖垂直领域,参与到更多产业链条的环节,目前还是要往更加专业和更深的纬度进入内容挖掘和共创,近期他也开始尝试做一些知识付费课程。

喵格,新锐美妆红人,全网粉丝超过470万。她的另外一个身份--在校大学生。谈及自己吸引粉丝的最大特质,她表示“学生”这个标签,拉近了她和粉丝之间的距离,让她能够以一个朋友的视角去为粉丝分享好用、高性价比的产品,也因此得到更多粉丝的信任和依赖。

谈及品牌选择,喵格表示一个有调性的品牌,坚持自我原则,具备创新意识,两者缺一不可。品牌与红人合作,除了线上的常规活动,开展线下活动,与粉丝产生直接互动,红人与粉丝建立联系的同时也能更好让品牌深入人心,这些都是后期品牌可以考虑合作的方向。

相信吃货朋友们对中华小鸣仔都不会陌生。目前她全网的粉丝有500多万。刚开始是以一个美食博主的身份在深圳探访好吃的美食店,后来延伸到全国,推荐的形式也呈现多样化。后期随着美食矩阵成型,分化出了@oh鸣儿呀这个时尚美妆微博。

在讨论红人生命周期的问题时,鸣仔的态度也很诚恳。在之前她也认为美妆红人的生命周期不会很长,相比而言比一些美妆博主会短一些。但是现在身边不少的案例让她也改变了之前的看法。只要有不断新的创意和idea,美妆红人的生命周期也可以被拉长。

知名美妆博主雪碧她的微博内容多为产品评测为主,在谈及自己的视频内容有何特点时,雪碧表示:“视频内容会比较真实,自己拿到产品之后用完的感受会真实的告诉大家,然后这个产品有什么优缺点都会如实的告诉大家。”

在选择品牌合作时,雪碧表示:有历史沉淀的品牌是她会优先考虑的对象,产品质量和品牌的知名度也是她的选品的核心标准。

相比于三亩大叔和郝宇这两位聚美丽的老朋友,相信大家对于伪少女Nina这个护肤科普博主会陌生一些,Nina毕业于北京大学,专注于皮肤诊断和科学搭配护肤品。她的微博最主要的就是分享国外的一些小众品牌。

在谈及与三亩大叔、郝宇博士等成分党KOL的不同之处时,Nina表示因为她整个的账号是以一个公司的形式在运营,有自己的庞大的用户数据库、销售平台(淘宝C店)。所以提供的服务链会相对而言比较完善和直接。

对于更多美妆品牌来说,红人如何参与品牌发展是2019最值得关注的实际问题,大会邀请新兴独立品牌创始人、红人及KOL代表、跨境电商运营机构代表以新兴独立品牌、跨境小众品牌的实际案例进行剖析,组成第三场圆桌对话,直观展现红人与品牌升级的最新实践。

届时到底会有哪些红人、KOL惊喜到场,4月14日,上海机遇中心揭开最终答案。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