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外星人悖论与新锐企业需穿越的九层屏障

点赞 收藏 Lily
外星人悖论与新锐企业需穿越的九层屏障

开放式的孵化加速和赋能投资很可能是代表未来的一个重要方向。

从2014-2015年化妆品行业出现了新的一次进口品浪潮,这一次进口品浪潮并非有欧莱雅、宝洁这些大品牌、巨头企业带来,而是独立的小品牌起来了,这跟过去20年的进口品牌是不太一样的。几乎同时,国内一批独立的新锐品牌也在那个时间开始创立,在17年18年迎来了群星式崛起。

但是我们发现群星璀璨的背后,像公司这样的经济组织其实是有生命周期的,增长和寿命都有极限,也会受到规模的约束。当我们把创业的历程细细分解,我们会得到一个类似文明筛选的创业筛选过滤器。那么,我们该如何帮助初创品牌穿越大过滤器的生存屏障?

6月20日,在聚美丽主办,磐缔资本、微播易联合主办,上美集团、珀莱雅集团、水密码玛丽黛佳相宜本草联合赞助、诺斯贝尔特约赞助的第二届社交营销大会上,磐缔资本合伙人Coco杨可逸来到现场,为我们带来主题为《如何帮助新锐品牌穿越创业生存屏障》的精彩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今天在坐的基本都是认识的朋友,甚至是老朋友了。等会有好几场论坛对话,讨论很多脚踏实地的专业问题,所以留给我的任务就比较有意思了,我给大家抛砖引玉,我们来仰望一下星空。

费米悖论:为什么我们没有见过外星人?

首先,有个很多人问过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没见过外星人?喜欢科学或者科幻的朋友一定听说过费米悖论:意思是,从宇宙的浩瀚尺度和漫长的年龄来看,高等地外文明应该存在。因为光银河系大约就有2500亿颗恒星,即使智慧生命以很小的概率出现在围绕这些恒星的行星中,那么仅仅在银河系内就应该有相当大数量的文明存在,而且以宇宙如此久远的历史,应该有智慧文明掌握了星际旅行的技术。但是为什么,我们到现在并没有看到这种现象,连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呢?

对此,科学家有很多争论和解释,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助理教授罗宾·汉森提出了宇宙大筛选理论(又称大过滤理论)。这个理论有一个重要的哲学认知,就是文明的发展不是一直加速运行的,所有文明都有一个发展的极限。他把文明从静寂的荒芜之地到扩张性的星际文明的演进,大致划分成了9个阶段,到第九级的时候,就是掌握了星际殖民扩张的能力。

人类走到如今,已经通过了前面7层筛选,所以总有错觉觉得这似乎并不难,但实际上每一次通过筛选的概率都非常非常非常小,基本要等上几亿年甚至几十亿年,才能完成一次跳跃。例如蛋白质,有个比喻说蛋白质当年出现的概率,就像大风刮过垃圾场,直接就组装出了一架波音飞机,这概率基本可以说是不可能了。

我们目前所处的阶段,到了脑量较大、使用工具的动物,当然比最原始的智人已经进化了很多,我们种是会做PPT的动物。但是离星际扩张仍然很远。我们地球现在连行星级文明都算不上,还不能充分利用可燃冰,可控核聚变也不会,有没有其他能源,我们也不确定,所以离恒星级文明就更还早着呢。

所以,在这个理论中,我们人类或许已经通过了大过滤器,但更有可能是,大过滤器还在我们前方,可能和宇宙中许多散落在其他地方的文明一样,面对宇宙的浩瀚辽阔,我们最终没能突破星际旅行的障碍。别说跨越银河系了,就算跨越自己所在恒星系都很难。

离我们最近的恒星——半人马座比邻星,距离我们4.2光年,现在人类最快的宇宙飞船连万分之一的光速都还达不到,就算达到了万分之一的光速,飞过去都要42000年。所以对于费米悖论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没有见过外星人,很可能是因为文明的发展就有个极限,到了星际旅行这一等级,文明就很难通过了,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

如果用一个数学公式来表现再努力的蝴蝶都飞过不沧海,我们来看看屏幕,这两个式子的结果分别是多少?上一个式子最后的结果是无穷大,这个估计大多人没有什么疑问。但下面一个呢,它的结果看上去似乎同样是无穷大,但其实,到极限也就是2而已。

大过滤器和发展极限

或许考虑文明的尽头对我们来说有点遥远,那我们回头看看现实中的企业。为什么要绕那么大一个弯,因为我们需要先讨论一个更基础的问题,那就是企业的规模和寿命问题。因为边界和极限是个很重要的科学概念。

很多对商业最深入的洞察并非来自商业界,而是来自理论物理学家和数学家。我们来看一个研究:美国最顶尖的科学实验室,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负责人,理论物理学家Geoffery West做了个研究,他统计了美国28853家上市公司,画出了每个公司的生命曲线。结果发现他们不论规模大小,不论上市早晚,都惊人地遵循着相似而简单的规律,那就是它们的半衰期只有10.5年:意思为无论何时上市,超过50%的上市公司会在10.5年内消亡。

这是个基本难以逃脱的概率,但几乎所有企业总认为自己是个例外:我们的文化更开放,员工更勤奋,战略更有远见,所以我们不会轻易地消失,消失的的都是别人。但从大范围的统计来看,结果很让人遗憾。

这个图的的背后其实就是一个自然界的规律:规模法则。像公司这样的经济组织的生命周期,遵循了几乎和自然界生命体完全相同的规律:那就是增长和寿命都有极限,受到规模的约束。当生物成年之后,比如人类,就基本停止了生长,慢慢成熟直至衰老。

我们去了解极限的概念,目的是为了更清晰地分析创业和企业经营。因为一个有极限概念的科学家,工程师或者企业经营者他们在面对现实问题的解决时候,会有不同的成功机率。比如一个工程师不会花时间去无限地提高发动机的效率,更不会试图去制造一个永动机。同样,一个理智的企业家也不会把时间和资源用在无限地扩大规模上。这里我们可以看一下一个企业从最初诞生起,一般要经过哪些过滤环节?

大过滤器和生存屏障

当我们把创业的历程细细分解,我们会得到一个类似文明筛选的创业筛选过滤器:

首先,一个企业的诞生有赖于合适的社会经济文化环境,就像我们生活的行星需要在太阳系的宜居带里一样。其次,我们需要一个创业者的出现,创业者的诞生就跟蛋白质的诞生一样,属于极小概率事件。因为创始人需要有梦想,有企图心、敢于放弃短期的利益,有异于常人的毅力等等。我们常说创始人是一种野生动物,意思是只能被自然选择。

一个企业在具备创始人这个基本元素以后,还需要具有从概念到产品的策划执行力,之后马上还要面临启动资金和供应链的考验。即便他成功获得了创业资金,他接下来还要面对一个大考:去哪里销售他的产品?如何获得流量?这一层过滤器是非常残酷的,大部分企业无法在三年内穿过这一道过滤。穿过去的意味着打赢了流量战争,获得了正向现金流。

接下来面临的一个考验是能不能通过团队和组织迅速规模化,这个时候的企业家不但要有产品、流量、供应链管理等技术能力,还需要擅长搞组织文化、设定长期战略。如果一家企业特别幸运,最终能走向全球的多元市场。

发展到这个时候,往往第一代创始人和管理团队需要退出历史舞台,这时就面临了代际传承的问题。最终如果这个企业幸运到已经可以穿越所有的障碍,那还有一个最难的考验就是会到达规模极限。它唯一的选择就是从内部打破封闭系统,转型为一个开放系统,重新裂变新生。但这一点,就跟人类所面临的终极极限很相似:走出我们所在的星系是非常困难的。

尽管通过这一极限非常困难,但我们看到很多大公司都开始了这一探索。以美妆行业为例,几乎所有的全球性企业都已发布了自己的孵化计划和风险投资基金。

如何帮助初创品牌穿越大过滤器的生存屏障?

我们研究了全球目前做得比较好的孵化器,发现一个很相似的事情是,他们都在通过细分创业的各个环节来为初创品牌赋能,来帮助他们提高穿过筛选的概率。比如HatchBeauty, Seed Beauty,这些我们讲过好几次,文章也写过好多了,就不多说了。

我们可以简单看一下Maesa。它已经规模很大了,拿了贝恩资本的投资,在全球7个国家有办公室,不但孵化独立品牌,更为一些知名企业比如Target、Sephora和H&M等合作。它把从creation到delivery分解为诸多步骤,详细到甚至有China Support,去帮品牌去做进入中国市场需要的所有准备。

基于这样的实践研究,我们这样设计了我们的孵化器。在我们的规划中,它会有多个公共赋能部门,包括了研发支持中心、供应链支持中心、数据共享中心、内容和流量赋能中心,以及电商支持中心。有配套的流量赋能基金用来投资新锐品牌,同时,还会有专门的导师和专业委员会来辅导新锐品牌的发展。

From Beauty Imagined to Beauty Engineered

美国有人曾写过本讲美妆历史的书,叫Beauty Imagined,即为想象的美丽。美妆行业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感觉大于实质,贩卖的东西被称为“Hope in a jar”,罐子里的希望。而一个美妆品牌能否成功,更可以说是一门玄学。我们原来所说的某某产品好,或某某营销好,更多是停留于感觉层面的描述,而非基于某些标准或方法论的客观描述。

在我们描绘一个创业者的时候,我们可能也会用同样模糊的词语,比如才华、想象力、组织能力等,比如刚才我们也讲到企业家是野生的,是很难被规划的。在我们创投行业也有这样一派观点,认为孵化器是没有用的。但我们今天在这里发布的孵化加速器和赋能基金,显然是做了另外一个选择。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相信,美妆行业的未来不再是Beauty Imagined,而开放式的孵化加速和赋能投资很可能是代表未来的一个重要方向。我们有三个理由做出这样一个判断:

1、近期全球市场最值得关注的品牌都不是来自大公司,而是来自社交流量、孵化平台与投资基金的结合。

2、美妆行业和科技行业都出现了品牌孵化器。YC长年为所孵化企业创造3~5倍的估值提升,其基金的回报率十几年维持在30%以上。

3、公共服务平台的成熟,技术的发展让我们越来越可能工程化地分解一个企业的能力要素,就连一个创业者的创业天赋未来都有可能用技术来准确评估。例如桥水基金已经开始用MIT的技术对人脑进行扫描,来定向评估一个人的想象力、协作力和决策力、耐力等指标,判断他是否合适做高管。于是,对人的判断不再是基于直觉判断,而是基于科学分析。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说创业坑多?供应链有坑,电商有坑,找KOL也有坑。这个坑是什么?坑就是一个错误的算法,只要你知道正确算法,那坑明明是可以避开的。所以我们可以做的,是帮他们找到那些正确的路,避开那些坑,我们不能保证初创企业一定都能通过这些生存筛选的屏障,但是却能极大地提高他们通过这些筛选的概率。

所以,在我看来,未来不再会是Beauty Imagined,而一定会成为Beauty Engineered。这就是我们这个孵化加速平台的理念:通过一个开放平台的专业赋能,让企业的核心成功要素可以被工程化地加速建设。

在运营了近三年的美妆孵化活动以后,基于以上所有的思考和实践研究,聚美丽联合磐缔资本及原孵化器理事单位在社交营销大会上宣布:将原有的孵化器升级为“物种工厂孵化加速有限公司”,同时,磐缔资本与聚美丽和内容、网红孵化机构大禹、洋葱、达人说、快美妆和原孵化器理事单位共同发起了“流量赋能基金”,为美妆初创企业赋能加速。

在未来,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开放的孵化平台创造出一种新的创业生态,用科学的工程思维来分析问题,用专业团队和资源帮助初创企业弥补短板,帮助企业加速成长,也让美丽产业有更多开放协作,共同推动与分享新锐品牌的成长。

更多关于开放式孵化加速平台的内容请关注聚美丽后续报道。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