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澳宝赴港IPO 日化代工企业扎堆上市

点赞 收藏 来源:中国经营报
澳宝赴港IPO 日化代工企业扎堆上市

近年来代工企业在资本市场寻求机会的趋势越发明显,包括三椒口腔、栋方股份、乐宝股份、广州芭薇股份、江苏美爱斯在内的多家代工企业登陆新三板。

又一家日化企业试图拥抱资本市场了。

澳宝化妆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宝”)于7月3日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这家华南地区老牌洗护企业,20世纪90年代推出“一分钟焗油”洗护系列,并以“家的味道,温暖熟悉”为广告词打造品牌,同时它也是屈臣氏、百雀羚等品牌代工(OEM)企业。记者留意到,近年来代工企业在资本市场寻求机会的趋势越发明显,包括三椒口腔、栋方股份、乐宝股份、广州芭薇股份、江苏美爱斯在内的多家代工企业登陆新三板。

上海博盖咨询董事总经理高剑锋分析认为,相比化妆品品牌商的毛利率可以高达70%,代工企业的毛利率却往往不足30%。缺钱,是代工企业拥抱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原因。大部分代工企业利润空间有限,往往夹在原料商与品牌商之间,缺乏话语权。同时又相对远离消费者,更多的是被动地接受行业变化。

依赖代工业务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澳宝成立于20世纪90年代,通过重金聘请香港明星代言等方式,旗下澳宝牌(OPAL)“一分钟焗油”系列护发素以及澳宝沐浴露在华南地区取得不错的市场成绩。不过,由于竞争的加剧以及线上销售的冲击,其自主品牌在不断走下坡路。化妆品行业从业人士张红辉表示:“现在国内外的洗护品牌琳琅满目,澳宝逐渐淹没在这些品牌之中并不奇怪,消费者可以选择的太多了。”

近年来,澳宝将发展重心转为OEM业务,为屈臣氏、百雀羚及欧笆等品牌进行代工。其中,澳宝是屈臣氏早期最大的代工生产企业。招股书显示,截至目前公司已有190位OEM客户,澳宝明确表示,公司的大部分收益来自OEM业务。根据2017~2019年的财报数据,澳宝OEM销售额分别为4.2亿元、5.03亿元、6.33亿元;占总业绩的比例分别为69.5%、72.7%及75.8%;而公司自有品牌制造产品的收益为1.84亿元、1.89亿元、2.02亿元,占比分别是30.5%、27.3%及24.2%,澳宝集团自有品牌份额呈下降趋势。

同时,招股书提及了澳宝的代加工业务对公司的整体业绩走向的影响。澳宝集团2017~2019财年的毛利率为37.42%、35.21%、37.37%。对此澳宝解释称,2018财年毛利率下跌是代加工护发产品国内销售、代加工身体护理产品海外销售等毛利率有所下跌所致。此外,招股书还表示,存在对OEM客户所提供的产品组合变动均可影响收益、部分OEM客户的业务模式未必可持续等方面的风险。“目前而言,其70%的收入都来自代工业务,也就是说,将业绩的成长性和稳定性很大程度把握在委托方也就是品牌方的手上,如果品牌的产品市场导向出现偏差,那澳宝会直接受到牵连。”高剑锋对记者说。

“自有品牌收入占比在逐渐下降,这说明,它可能正在缩短其自有品牌产业链,长期以往,可能对其自身品牌的后续发展以及受众辨识度均造成一定影响。当然,不排除可能以后它只做代工业务。” 张红辉对记者表示,“但是,从其自有品牌的销售渠道来看,仍然比较保守。” 截至2019财年,其自有品牌国内外的最大销售收入仍然都来自经销商,其中,国内方面占33.7%,海外占18.5%。网上销售渠道收入占国内销售比虽逐年上升,但2019年为22.4%,仍不足30%。

在欧美大牌、日韩美妆品牌的夹击之下,本土化妆品牌日子并不太好过,转向资本策略似乎成为本土化妆品牌的出路之一。自1993年广州浪奇登陆深交所上市,接下来基本上平均3~4年,A股市场才会迟迟地迎来一家日化企业。整体来看,国内化妆品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境遇较“受冷落”。不过,2017年成为本土日化企业上市年,拉芳家化、珀莱雅相继登陆主板,御家汇也在创业板上市。“考虑到澳宝在国内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华南地区,其选择香港上市并不意外,同时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近年来日化企业上市难,以及内地主板上市的排队周期较长。港股成为不少国内日化企业的选择。”高剑锋说。

日化代工企业毛利较低

IPO热潮也在日化代工企业里延续。三椒口腔、栋方股份、乐宝股份、广州芭薇股份、江苏美爱斯以及科玛股份等多家代工企业先后在新三板挂牌,今年2月,国内最大的代工企业诺斯贝尔也借道青松股份主板上市。高剑锋认为,“这些化妆品代工企业拥抱资本市场,一个最直接原因就是缺钱。”根据招股书,科玛股份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1~2月营业收入分别为2840.24万元、3493.48万元、343.36万元,净利润分别为50.32万元、183.24万元、-28.55万元,同期的毛利率分别为23.05%、28.7%、34.58%。江苏美爱斯2013年和2014年净利润之和仅10万元,而广州芭薇股份2013年和2014年净利润之和不足5万元。

“化妆品品牌商的毛利率可以高达70%,而代工企业的毛利率却往往不足30%。大部分代工企业利润空间有限,而且比较被动,没有什么话语权。它们往往夹在原料商与品牌商之间,一旦化妆品原料价格上涨,压力自然转移到代工企业上;对于品牌商,代工企业没有太多议价的优势。此外,在有限的市场空间里,本土代工企业还要面临来自外资代工企业的挑战。外资代工厂通常有着比较成熟的生产管理流程和较高的科研能力,面对品牌商也有很强的议价能力。”张红辉说。

公开报道显示,科丝美诗作为韩国第一大化妆品代工企业,一款产品的加工价格可以高出行业平均水平两到三成。记者留意到,科丝美诗在中国设有工厂,分别位于上海和广州。目前,该企业合作的品牌包括雅诗兰黛、迪奥、资生堂等国际品牌,本土品牌百雀羚、卡姿兰、上美等也是其客户。2017年,科丝美诗以21.7亿元的年销售额稳居中国代工市场第一位。

高剑锋认为:“作为产业链上游的一环,代工企业相对远离消费者,更多的是被动地感受行业变化,除了缺钱以外,这种不安全感也是代工企业积极寻求上市的原因之一。但即便上市之后,代工企业仍然面临不少挑战。比如,和国外大牌的代工厂相比,国内大多化妆品代工企业在产品研发和创新投入少,对于知识产权的不够重视,也让很多本土化妆品代工企业失去优势,只能处于产业链条的底端。此外,对于发展自有品牌谋求转型,代工企业也处于弱势地位,线上渠道尤其是微商渠道的给代工企业带来了新的天地,但近年来线上销售产品安全问题的频发,也容易造成客户对这些自有品牌的不信任。”

对于公司业务,澳宝也在进行改变和探索。招股书显示,近年来,澳宝从原本比较单一的洗护发产品,发展为代工生产沐浴、护肤、彩妆、染发膏和礼品套装等多类目产品,销售范围扩大到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澳宝在招股书中表示,上市融资将主要用于公司的生产设施升级以及品牌推广、营销等方面。值得关注的是,澳宝未来拟投资1.21亿元继续扩充公司的现有生产设施,并完善相关设施自动化;并计划投资2.59亿元在华东建立新的生产设施,以及将自有品牌拓展到东南亚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