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开始“瘦身”的科蒂会迎来高光时刻吗?

点赞 收藏 言午
开始“瘦身”的科蒂会迎来高光时刻吗?

科蒂宣布出售专业美妆部门的沙龙级美发和美甲业务。

10月21日,科蒂公司(Coty Inc.)宣布出售专业美妆部门的沙龙级美发和美甲业务,此次出售将卸掉一些宝洁品牌,还有一些可追溯至2010年的一系列收购。

这是其缩减投资组合,削减债务并简化公司,发行股票的计划的一部分,此后科蒂将更专注于香水、彩妆和护肤业务。

出售专业美妆部门业务

目前科蒂全集团涵盖三大业务部门:奢侈品业务、专业美妆业务和大众美妆业务部门。这次要卖的是专业美妆部门,其中包括Wella、伊卡璐(Clairol)、OPI、Ghd(Good Hair Day)等品牌。在2019财年的年销售额中,科蒂专业美妆部门贡献了约20%。

科蒂的专业美妆业务是在专业美发领域可以排到全球第二,是100个国家/地区的250,000名美发师的首选合作伙伴。 该部门在运营上与众不同,拥有自己的管理和独立的业务结构。

科蒂也在考虑出售其巴西业务,科蒂巴西拥有独特的品牌组合和进入市场的路线。富国银行分析师乔·拉奇基说:“科蒂是全球专业美发行业的第二大参与者,该行业具有很高的消费者忠诚度,应该对潜在的买家有吸引力。”然而,拉奇基表示,鉴于该国的宏观经济动荡,该公司在巴西的业务吸引力较弱。

科蒂(Coty)董事会任命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协助对专业美妆业务和相关发型品牌以及该公司的巴西业务进行战略审查,并预计该过程将于2020年夏季完成。

一位知情人士补充说,科蒂希望从交易中获得至少8-9亿美元(RMB56-64亿元),并认为美妆公司和私募股权竞标者将对其业务感兴趣。今年早些时候,雀巢公司以102亿瑞士法郎(RMB730亿元)的价格将旗下的护肤品业务出售给了由殷拓集团(EQT AB)领导的一个集团。知情人士当时说,KKR & Co.、PAI Partners、Advent International和Cinven以及高露洁-棕榄和联合利华等公司当时也参与了全部或部分收购。科蒂可能会吸引类似的投资者。

本周一,科蒂股价上涨了13%至11.46美元(RMB81元),迎来了自5月份以来的最大盘中涨幅。科蒂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中下跌了5%至10.12美元(RMB72元),低于其2013年首次公开募股的水平。尽管今年到上周五收盘时它们已经攀升了54%,但仍远低于2015年中期超过32美元(RMB227)的高位。

科蒂较低的利润率和较弱的增长使其与大型竞争对手欧莱雅(L'Oréal)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的差距不断拉大,后者过去一年的股价分别上涨了26%和47%。

科蒂首席执行官皮埃尔·劳比斯(Pierre Laubies)表示,资产出售将“将科蒂重新定位为更加专注和敏捷的公司,去杠杆化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并提高我们在具有最大增长潜力的领域进行投资的能力”。

出售所得收益将用于偿还债务并将多余的现金直接返还给股东。该公司最大的股东JAB Holding Co.在声明中表示,它支持这一举动。

科蒂的重组与精简之旅

2016年10月,科蒂收购宝洁公司旗下41个香水、美妆品牌并全面重组,是美妆行业规模最大的一笔收购案。作为2016年交易的一部分,包括Gucci、Hugo Boss、Lacoste、Bruno Banani在内的10个品牌的香水许可证也一起转移到了科蒂。

自从打包收购后,一直被外界认为消化不良的科蒂从未停止过“重组”旅程,一直在整合41个品牌的业务和供应链,今年,科蒂开始了剥离业务的减记之旅。

科蒂首席财务官Pierre-André Terisse 表示,众所周知,使用多层次营销模式的公司在最初业务发展都非常快,但在下一次实现业务快速发展前,普遍会经历业务增速减缓甚至下滑的情况。过去几个季度,科蒂都处于这种状况之中。为了解决这种情况,他们决定专注于核心业务,为增速极快的奢侈品部门提供更多的发展资源。这意味着加大投资力度与剥离旗下部分资产。

据报道,如果专业美妆业务被出售,科蒂将保留其大众美妆部门,虽然该部门一直在销售下滑中苦苦挣扎,但因为诸如CoverGirl之类的大众市场品牌受到年轻消费者的青睐。

此次科蒂发布声明提到的介绍如下图:

科蒂女发言人丽莎·凯斯勒(Lisa Kessler)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对专业业务缺乏信心,这是我们对周转计划进行战略评估的一部分。”这将令科蒂更专注于香水、彩妆和护肤业务。

JAB加大掌控权

德国亿万富翁雷曼(Reimann)家族掌控的投资公司JAB Holding Co.于今年年初寻求增持科蒂的股份,今年4月将其在科蒂的持股比例从40%增至60%,并获得控股权,试图为这一困难时期画上句号。

科蒂一直是JAB Holdings的投资组合中的问题所在。去年,该公司还遭遇了供应链问题,导致其股价暴跌。科蒂的问题也导致了JAB的管理合伙人巴特•贝希特(Bart Becht)的离职。贝希特今年1月离开了集团,此前曾担任科蒂的董事长。

在过去的五年中,JAB在消费者领域的并购支出超过500亿美元。科蒂的问题主要因为整合宝洁业务所需的时间远远超过计划,并且供应链和运营中的一系列问题开始拖后腿。同时,随着科蒂逐渐与消费者失去联系,大众美妆部门的麻烦加剧了,消费者越来越多地转向像Kylie Beauty这样有影响力的新兴品牌。

从该公司不久前刚公布的2019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来看,科蒂集团全年净营收为86.5亿美元(RMB614亿元),占整体营收的38%的奢侈品部门拥有一些大牌的特许经营权,包括Gucci彩妆与香水产品,Burberry,Hugo Boss和Calvin Klein,在中国等新兴市场连续两年实现两位数增长。

另一方面,拥有Rimmel、Max Factor、Covergirl和Sally Hansen等品牌的大众美妆部门的业绩却持续下降,抵消了奢侈品部门的强劲同比增长,全集团净营收同比下滑8%。

在剥离了专业美妆部门后,科蒂的首要重任是在继续保持奢侈品部门的利润增长的同时,调整大众美妆业务,这将成为拉动科蒂业绩的关键。

减负之后的科蒂能重新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吗?欢迎和我们一起讨论您的看法~~~

消息来源| Bizjournals、Reuters、Bloomberg、Ft、WWD、Coty官网

图片来源| 各品牌官网、微博

责任编辑:木头

制图:咕噜迷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你和2884位朋友浏览了这篇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