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复工之路漫漫 | 新冠疫情下的化妆品行业(番外)

小小的一支化妆品,往往需要几十道工序、数十家上游供应链的通力配合。在新冠疫情下,这些上游供应链企业的供应商无法及时复工,导致了全行业生产与供应的停滞。

来源 | 聚美丽深度报道组
记者 | 许文君、抱爷、木头、晓伊
文、编辑 | @夏天童鞋

    

 

停下来就意味着损失,这对化妆品玻璃厂表现得最为明显,“一天白白烧掉40万”,一家主要生产化妆品玻璃瓶的老板告诉聚美丽。建一个玻璃炉子也就是窑炉大概要两三千万,而窑炉是没办法停的,从炉子点火成功的那一天起,365天24小时都不能停了,“平时是三班倒每天都在做,往年过年基本都是年初四开始都要上班了”。

窑炉如果要停的话损失会很大,所以哪怕没有订单也要每天往里投原材料,这些材料跟燃料包括燃气和氧气都是白费的,这只是在保窑炉,没有生产没有收入。“每天都要投40万进去,还加上保温工人工资的成本。再不开工,如果我们自己的原材料没了,而外来的原材料再不来的话,就会影响窑炉的使用寿命,时间一久炉子就废了。这个损失我估计今年一年都是白干的。”每天都在密切关注什么时候能够复工,一天比一天焦急。

这个周一(10号)是各地允许首批工厂复工的时间,恒一包材的创始人李秋水正在汕头总部带领员工开工,由于上下游都还没能进入正常生产状态,所以开工后主要事项还是梳理内部工作和对接海外客户的触达。

恒一是家彩妆供应链企业,帮助中小彩妆品牌筛选对接上游供应链企业。李秋水梳理系统数据后发现,公司目前尚有订单分配在上游84家工厂,但当天只有2家在生产状态,其他基本都是停着。“主要原因还是在:人”,李秋水说,虽然总部是开工了,但恒一公司义乌和广州的员工都没能到公司,所以还没有复工。

恒一主要提供塑料包材,以研发和销售为主,其中大部分加工又外包给上游代工厂,上游主要是包材制造代工厂,包括设备工厂、外处理加工厂、电镀厂、喷沙厂……“整条生产链比较长,一个环节卡到,整个订单也就无法完成”。

李记包装是国内知名的化妆品包装企业,其玻璃瓶产量在行业内领于前列,李记本来打算11号复工,创始人李道扬认为现在看来要想恢复正常生产还早得很,因为“供应商的生产都无法复工”。

“我们一套完整的玻璃瓶包装,是由塑料厂、玻璃厂、喷涂印刷厂一起完成的,而且毛坯还要进行后道加工、组装,每个客户的颜色、工艺都不同,没办法做储备,化妆品供应链的社会分工是链条问题,要一起动起来才行。”

   

△李记包装与上游合作伙伴的在线会议群讨论复工    

李道扬以雅诗兰黛小棕瓶为例,向聚美丽拆解了要生产这样一个包装需要的工序与协作的上游工作:    

 

 

△小棕瓶的上游协作体系,技术指导:李道扬            

哪怕只是一个瓶子,都需要数家企业的通力配合,以及“接力”式的加工。化妆品供应链是一个环环相扣的链条,哪怕一个环节上掉链子,也将影响全局。现在,整个化妆品供应链就像是一个被强制关停的大机器,在重启时被卡住了。

化妆品工厂都开不了工了            

欧诗漫技术总监霍刚告诉聚美丽:目前(2月10日)还没正常开工,还在等待当地部门批准我们的复工申请,目前主要采取远程办公的方式开展工作。

“但实际上哪怕复工以后,工作的正常开展还是有一定难度的。”霍刚补充道,“研发只有部分本地工作人员,可以办理通行证进公司开展研究实验工作,而外地籍员工,还不能进入;生产、物流等环节,涉及到大量外地籍的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无法复职,生产管理无疑会受到影响;此外物流受限、物料不能正常供应,也给正常恢复生产带来很大困难。”

“原料、包材等生产物资,一般会有常备库存可以保障短期消耗;但何时能恢复到正常生产、供应,目前还无法预估。另外,化妆品所用原料,进口原料占很大比重,而近期进口原料供应,已受到一定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来自于外部环境,协调解决有相当难度。”

目前,化妆品产业链已经是一个充分外部协作的体系。李道扬认为这个趋势还在继续:“以前我们就是做大而全的厂,就是如上面说的小棕瓶这几种配件就希望自己全部能做完。然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做的成本更高,慢慢的就是有人专业的做某种配件,再把它组装起来,变成一个产品。现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就是有很多这样的工厂。所以现在品牌方那就只要价格单,我要做什么产品只要下单给OEM厂,OEM厂就会去找这些相关不同的这个工厂组合成一个产品给到一个品牌商。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比如现在的上虞啊、余姚啊、广东啊,都是产业链非常发达的。”

化妆品供应链企业的细分,是社会化专业化分工所带来的必然结果,这也使得化妆品企业间协作变得愈发复杂。而在这样的情形下,只要上游有一家企业没能恢复正常生产,哪怕上游只有某企业一名员工感染,那整个链条都得停下来。

在新冠疫情防控形势仍在胶着状态的今天,化妆品企业希望尽快复工的巨大压力,与严防疫情扩散的管制流动措施,甚至仅有的库存或产能被征用或转做当下火热的消杀产品,都构成了明显的矛盾。

           

△苏州某企业复工出现感染患者导致隔离                

包装资深专家沈弘告诉聚美丽,目前复工的手续非常复杂,所以没有几家真正的复工了。而且复工申请全部像堰塞湖一样堆在那里等着审批,但这些部门人手不够。能够提供防疫产品制造的工厂就优先审批开工了,这些厂对吹瓶工艺和泵类的注塑工艺需求量比较大。所以泵类喷头类的销量应该是非常好的,从朋友圈看,很多没有开工的工厂的库存都清空了,有现货的目前并不多。

研发专家、聚美丽研发学院特邀讲师张太军说,现代工业都是大协同,大协作,日化行业基本是劳动密集型的,各个环节均不例外。包材、纸箱、印刷、运输、分销、零售,生产的每个环节几乎都是劳动密集型,所以复工不了。这几天都知道做消毒水,谁有包材可以供,都找不到货源。物流算是重大打击,这几天网上发货基本熄火了。

汕头金隆实业虽然10号开工了,“但人员肯定是到不齐”,公司负责人刘庆说,虽然有一些本地的还有一些外地的没有回去的,暂时一条流水线生产应该还不成问题。但阻力主要是有一些包材,还有一些物流可能还不是很正常。虽然有一些库存,但是不多,到时候还是怕跟不上生产。现在比较畅销的就是一些杀菌消毒的产品,还有一些就是洗手液之类的。

FocuSkins的喻敏认为短期受到限制性的复工时间及人员流动受限,影响会非常大。如果疫情发展不利,当地持续高压要求封闭式管理,影响会更加明显。供应链这块,化妆品原材料主要集中在进口原材料,目前空运基本停止,海运目前还正常但需要两个月。现在消杀类产品的包材都在排队。而且估计都是现金购买,包装企业会优先供应消杀。

上海萌彩包装是面膜袋供应商,销售总监李清霞说他们还要到“17号等通知”,之前“有点原材料,给做口罩的用掉了,没有胶水了,也没有材料”。就算17号复了工,因为原材料是不备货的、现订现采,所以“确认过了,大货到我们这里7天,总交期大约20天。从我们到品牌也是20天到25天,加急15天,整个面膜袋从上游到工厂大概需要30-40天,袋子要印刷,复合,熟化,制袋,品检,还要等材料……“

这样算来,什么原料都没有储备的情况下,如果物料在中国国内有的基本上需要30~45天,进口的材料则需要90~120天的采购期。这些原材料到位了之后,需要大概15天到30天的生产期。然后出厂之后还有运输,基本上大概会有7天到21天的运输周期。才能到货架上。

           

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效应                    

供应链一旦停滞,那接下来一定跟随着后续问题,就是:钱。李秋水估计3月份能全面开工动起来,但由于年前资金链都不是很好,现在所有企业要面临的还有一个启动投入生产资金方面的问题。“然后就算动起来了,又会因为员工缺失而不得已涨工资高薪挖人,人员成本又会增加,很可能导致产品价格就涨,价格一涨订单就乱……全乱套了!”

安特公司10号开工,但有些员工还回不来。CEO李继承认为影响应该是多方面的,突发的疫情打乱了工厂所有的生产计划,然后很多供应链的公司无法正常开业,公司运营成本会增加提高,影响最大目前应该在第一季度。安特公司建立了员工管理卡以及公司内部的疫情管理机制。并对公司客户订单进行逐个沟通,并且每日对客户汇报公司生产复工情况,报告每日产能,让客户对公司信息透明化。“在特殊时期,做好各项应急预案吧,根据每日实时情况更新调整。”

在为数不多的开工中,转得快的企业立即上马了消杀类产品,“泵头一抢而空,连库存都清空了”。圣雷诗年前储备了几十吨酒精,作为应急物资,已经提前开工生产消杀类产品了。

据了解,中狮化学正准备生产新型的杀毒产品。上海中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青矾告诉聚美丽,公司之前一直有技术储备,因此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地和主管部门交流,可能会提前上市该产品,以抗击疫情。现在国家有临时政策可以先上市后备案,目前我们正在准备中。比较有阻力的是,物流不太正常。

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2月上半个月收入归零、订单受影响、继而引发连锁反应成为大概率事件。杭州雅妍目前还没有确定开工时间,CEO郭栋认为主要影响生产和利润 ,少了一个季度的生产订单会受影响,预计后面订单会集中。伊斯佳的梁雪也认为首先影响的肯定是订单,“我们不是做消字号的,品牌端都在观望,Q2计划中的上新都推迟了”。

储源总经理薛羽佳认为供应链问题并非单家公司的问题,而是关联到该工厂上下游协作配合、牵一发动全身,其次上游供应商面临的影响就比较严重。由于适逢春节,上游的包材及原料供应商基本年前会尽量降低库存,在疫情发展期间各地的消杀类产品的现货包材基本已经清空,其他类似的现货也基本拿完,而包材生产企业同样因为人员问题导致短期内无法开工,将进一步加剧上游供应商带来的影响。同时疫情有可能导致中小企业现金流断裂,倒闭概率与数量都比较大。而继续生存企业也会有劳动力不足带来的严峻的产能问题、无法开满工。

接下来,首先,客户需求临时变更、物流延迟等因素带来的影响将极大影响上游供应商的计划问题,交付延迟或中断、或质量稳定性的风险会增加。其次,市场变化、员工防护加强导致的运行成本上升,采购价格也存在极大的上涨风险。还有,综合而言上游供应商导致供应链的不畅将在未来的几个月或者半年的时间中逐渐体现。薛羽佳说。

环环相扣的化妆品供应链                    

分工和专业化是个古老而又永恒的经济学话题,如今一个行业的细分与协作程度,应该是分工理论的开山宗师亚当·斯密都未曾预料的吧。

“行业供应链的特点就是一环扣一环的方式,中间哪里慢了或者断了,就整体受影响。供应链的运转,是全盘的运转。”产品专家王雅琴告诉聚美丽。

               

△王雅琴(台上左一)在聚美丽峰会上主持供应链环节圆桌对话                        

为了梳理清楚中国化妆品企业的供应链相关协作关系,我们请聚美丽研发学院的专家导师张太军和产品专家王雅琴整理了一份化妆品工厂的协作图。

人机料法环                        

只要是工厂,不管是包材厂、印刷厂,还代工厂,都会涉及到“人机料法环”,这五个环节在疫情下分别受到了一些困难与挑战。

  • 人,就是员工,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能否尽快正常流动,能不能顺利返厂工作;
  • 机,就是“机器”,就是机器的耗材、配件能不能及时补充上;
  • 料,上游的原料、包装、纸箱、塑封等材料的工厂或经销商 现在还有没有存货;
  • 法,疫情期间体现在各个省市县的具体开工政策、人员政策、物流政策、药监局、卫健委等;还有法规备案方面,和各省的药监局有关系,如果药监局的工作推后了,上市的时间节点也只能推后;
  • 环,可以理解为环境,如工厂内有没有人被隔离、被感染、或者高危需要筛查询问,工厂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