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心生||孙培文:走向世界-全球化和本土化有效结合

点赞 2 思敏
心生||孙培文:走向世界-全球化和本土化有效结合
聚评 一个优秀企业,如何才能建立一个创新的科研生态圈?

这个世界,有太多会左右我们的东西,或是利益,或是名誉,或是人情。它们让我们忘了初心,失了本真,让行业偏离了正常的轨道,乱象丛生。

由诺斯贝尔独家冠名的2016美丽互联大会暨聚美丽社群嘉年华·美丽科技论坛——“心生”于今天在广州保利世贸会议中心正式举行。正如行业乱象由“心”而生一样,改变行业也要从“心”而转!作为产品最核心的品质把关者,工程师们应该如何完成一场“心生”?

孙培文——上美全球研发总监,<聚美丽·科研工程师社群>联合发起人。研发体系的搭建对每个期望成为百年传承品牌的企业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今天邀请到孙培文博士为我们分享上美在这方面的相关经验。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上美的孙培文。关于走向世界-全球化和本土化有效结合,不一定只是化妆品企业。因为我们在谈研发,研发创新是有一定的共性,所以我会举一些例子谈谈我的想法。

大家可以看一看人口的分布图。从未来的全球化来讲,尤其是化妆品企业,消费品可能会考虑的市场,会从人口的分布来出发。当然前提是我们足够强足够大。并不是一开始就设定这样的一个目标。不过可以心里有一点方向。  

    

我觉得90后对于索尼一点感受都没有,再早一点的人大家都知道索尼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事实上苹果还在做电脑的时候,索尼是创新的代表企业,索尼不是日本的国家队,索尼是街道起来的。索尼在最早的时候是做电饭锅出生的。索尼电饭锅做得很差,所以开始改做别的。它最早的成功产品是录音机 (早一点的那种录音机,可能你是在碟战片里面看过)。他把录音机做了个新市场,在教育行业做成功,但是还是一个象征企业。它的老板非常非常有视野,有远见。他看到贝尔实验室宣布可以把原来的军用技术作为民用,大家付专利费就可以用。那个时候,他每天也只能花十到二十美元差旅费,他却到了美国,想看看这个技术使用权能不能买下来。但是可以想象在日本来讲很小的企业,在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但是他还是去了,去了贝尔实验室,去了纽约,人家也没有太理他,他就回家了。

所以这中间有一些辛酸史,但是这个故事没有结束。为什么?他在纽约认识了一个投行的兄弟,投行的兄弟叫Yamada (山田),Yamada很厉害,就觉得索尼未来是很有前景的企业。他就跑到贝尔实验室说服人家。Yamada会画画,他就去给人家画像,关系很融洽,然后通过这个过程他把对索尼的认识宣传出去,这样的话他就把技术拿到日本,开始生产那款袖珍收音机, 成为经典。 有了这一步,才有了后来的Walkman 等big hit.   Walkman 在iPod, iPhone 之前, 给了全球31年的音乐享受,他成功的关键是能够把科技,创造消费者需求和人性化的设计做成一个组合的极致。

再举个例子,三星。2015年在美国所有公司里面,从专利数来说,内资和外资公司里面第二名就是三星,说明三星是非常非常重视技术,重视到美国去产生它的技术。他在美国大概有800个研发人员,在硅谷有6个实验室,花大量的钱和人力在美国建立他的技术的高位。他为什么打官司打得多,从另外一个程度可以说明他也在创新的领域拼命扩展。苹果以及原来的这些企业,也在用知识产权的方式来抵抗这些外来企业。最近华为开始在势头上慢慢超过三星甚至苹果。你会看到他也卷入了一些官司,说明大家在技术领域的投入和精力在市场发力之前都已经发生了。

我最近也在帮上美在日本建研发中心。 海外战略首先要服从公司的大战略。对风险和障碍进行充分的评估。要看到执行过程中我们有没有这些资源?缺乏哪些能力?如何来建立这些能力?

第一个就是要思考,战略层面的,我们为什么要去发展?想要得到什么?

比如说一个化妆品企业,我们要去国外,我们要去哪个国家?如果是去日本,我们是去获得市场吗?这个路有多遥远呢?我们是为了获取技术、创新思路还是人才?在人才的获得方面我们会遇到哪些障碍?对于日本终身制的国家或者是日本的文化相对保守的情况,我们遇到的往往是在国内不一定会想到的问题。另外就是你做的同样的时间成本,同样的经历来讲,不能为了建立一个研发中心就建立一个研发中心,为国内的产出带来效率,这个都需要一开始在规划的时候讲得很清楚。在创新方面,一方面是实际非常务实的产出。另外,在引领公司发展,引领行业发展方面要考虑哪些问题?

索尼历史上被称为实验品,因为索尼在开始的时候做了大量的投入,在他们业界被笑话说你们就是做豚鼠的事情,把东西拿进来,结果后来的公司把它做好了。索尼却不认为做金色豚鼠不好,他甘愿从世界引进,做技术引领者,即使没有把所有的钱都赚到 (索尼还是很有钱的,曾经。这才有了他后来进军好莱坞,进军金融界等等)

全球化一个风险和障碍要考虑一个时机,用宝洁做一个案例。宝洁进来的时候,中国正改革开放,对于外企来说是很好的政策。中国的消费者消费开始上升,对于优质产品的需求促进宝洁快速发展。当时有一些大家可能知道,海飞丝的生产就像现在茅台一样,卡车要排队拉车去拉。

很多公司进入一个新市场,一定要把法律法规搞清楚了之后其他的事情才能事半功倍,而不是反过来。还有对于国际化来讲最关键还是人脉。你有没有合适的人做这件事情。自己人和本土人协调沟通的效率和能力,这恐怕是最关乎成败的事情。我们也许会听到一些案例,很容易理解,当语言、文化这些都是一个相对陌生的环境,更是不能想当然,要做一个非常细致的沟通工作。否则的话,结果双方会非常失望。但是双方都会觉得很尽力。我觉得这样一个中间的翻译和大使这样的角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总结一下就是一个是战略的切合,第二是机构,团队的结构,与总部高层的沟通和默契。还有技术的规划,还有如何有价值协调。我看到国内的企业,就是海尔是特别厉害。在80年代,海尔因为质量不好把自己的洗衣机砸毁,把质量不过关的产品砸掉,在当时可以反映出海尔的决心。然后海尔又锲而不舍,现在海尔在主流的渠道都可以看到,而且是属于主流产品。

上美研发中心选址在神户Port Island, 这里是日本的生物谷,最先进的诺贝尔级的干细胞研究就在这里。我们使自己进入了一个很有高端研究氛围的地方,员工会为之骄傲。还有生活成本这些要考虑进去,然后还有研发产出,配方、包装、原料、功效验证,还有构建外部联合创新生态圈。有一点像中国园区一样,你有公共的研发设施都可以采用,这样的过程已经完成了。还有刚才其他的优秀企业一样,如何建立一个创新的生态圈,让你不断有创意、人才,跨界的思维可以进来。现在大概我们是按照这些思维在推进的。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