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3452

嘉宾演讲||梅鹤祥:功效型化妆品的实践探索与未来想象(附PPT))

点赞 收藏 思敏
嘉宾演讲||梅鹤祥:功效型化妆品的实践探索与未来想象(附PPT))
聚评 ​我既不支持药妆,也不反对药妆。我支持用护肤品来解决皮肤的问题。

这个世界,有太多会左右我们的东西,或是利益,或是名誉,或是人情。它们让我们忘了初心,失了本真,让行业偏离了正常的轨道,乱象丛生。

由诺斯贝尔独家冠名的2016美丽互联大会暨聚美丽社群嘉年华·美丽科技论坛——“心生”于今天在广州保利世贸会议中心正式举行。正如行业乱象由“心”而生一样,改变行业也要从“心”而转!作为产品最核心的品质把关者,工程师们应该如何完成一场“心生”?

梅鹤祥——德之馨(中国)销售及市场总监将会我们带来“功效型化妆品”的相关信息。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今天要分享的主题是功效型护肤品。本来是想介绍药妆,但药妆这个概念在中国没有,所以我换成了功效型护肤品。大家可以想象成药妆品,我跟大家分享的所有思路也是按照药妆品来的。

药妆品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是美国的一个科学家,宾州大学犹太裔教授Albert Kligmann。在护肤品方面,他有几项成就。第一项成就是UVA对于皮肤结构的变化和传统的老化之间关系的研究。第二是去屑方面,第三就是他提出了非常具有争议性的提法叫药妆,我习惯称为功效型护肤品,但是功效型护肤品对于这个描述又偏弱了一点。

我们总结一下这一类产品的特点。

首先,这一类产品强调的是功效。药妆品有很多人在尝试,比如说水杨酸,自己在家里用水杨酸,没有涂防晒,出去一见光,皮肤可能会出现光敏性的问题。不是凭着想象去做产品,而是要去验证,验证我加多少它能产生多少的效果,能够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实现。最终功效的验证一定是有临床的验证

第二个特点,药妆品研发通常都有一定的特殊成分,也有一些是我们普通的护肤品。同时它可能包括释放体系,包括脂质体或者是载体。大部分产品特别强调它的温和性,例如临床上用的的产品。

第三个特点是这些产品适用于特定皮肤的人群,比如说适用于敏感性皮肤。

第四个特点就是有一些产品,最初是由专科医生在他们的诊所里配给他们的患者使用的。

第五个特点是特定的产品,比如防晒产品在中国是特殊化妆品,在美国归类OTC。

第六,有一些产品是由我们专业的药厂或者是制药公司来提供,我们GSK,赛诺菲和欧莱雅有专门合作的品牌。拜耳也有自己的产品,还有辉瑞,现在已经卖掉了。还有雅漾,这些都是和一些传统的制药厂合作的。当然还有临床上我们用的尿素膏和氧化锌软膏、燕麦胶乳这些。

接下来要跟大家分享的是不同国家对于药妆或者这一类产品的法规状态。

美国市场,防晒归类OTC,不是化妆品。如果视黄醇要宣传它的功效的话,需要注册成OTC。

欧盟相对来说管理比较开放。但是开放当中也有非常明确的规定,比方说在药店里和超市都能够买到防晒产品。药店是14欧元一支,超市是7欧元一支,因为同样的一个产品,都是普通商品,但是药店渠道要求提供临床测试结果。同时,药店可以享受医保,可以用医保卡购买,但是超市不行。所以在欧洲有这些细节方面的控制,但是归类方面都是化妆品,没有明确的限制。其实在欧盟,这一类的产品特别多。

第三个就是法国,作为欧盟成员,法国也非常开放。德国也是开放支持的态度,应该说,德国在专业产品方面走得比法国还要偏激进一些。他们特殊行业里面的产品品种比法国还要全,在德国可以通过化妆品来宣传。

在日本,如果你的原料进入这个医药部外品,做出来是需要专门注册的。这个注册不亚于药品。因为大多数产品是化妆品,所以在日本是有这样特殊一个类别的产品。

我们的产品开发的目的是什么?为普通人修复皮肤起作用还是要达到解决她的皮肤的问题。无论我们做不做,这一类产品在市场上的需求永远是在的。所以我们开发产品的目的不是为了和法规较真或者单纯因为没有这样的产品类别,而是我们开发的产品要符合市场消费需求。当然我们不可以在面膜里面加激素,这个是肯定的。

       

作为护肤品,可以尝试药品不能达到的日常护理领域,比如优色林的去红血丝、糖尿病皮肤护理、以及超级敏感肌肤的护理。在国内,如果我们要创新,有必要发发掘更多的市场需求,开发有针对性的专业产品。

2012年到2017年全球普通护肤品增长的趋势是4.6%,非常低。药妆品我们没有这样一个数据,但是可以看2012年到2017年市场份额的预测。2012年的时候,市场份额占到了13%。在中国我们不能准确预测将来,但是可以通过趋势了解将来的方向是什么。从2014年到2016年完成的收购来看,比如说拜耳收购了BEPANTHEN,联合利华也开始做高端的产品。往后面看,雅思兰黛的收购。欧莱雅他们现在已经开始有收益了,在欧莱雅的品牌下他们是功效性护肤品,它的增长去年年报是12.3%,大部分的护肤品只有6.7%,这个是欧莱雅。

今年上半年,他们的普通的化妆品利润21.2%,但是功效型护肤品是27.7%。

驱动因素离不开消费者的需求。我们看周围很多人去做水光,去做微整,所以不知道你的哪个朋友第二天回来跟你昨天见的不一样。当然我们有一个数据,2015年中国做微整(不是大整)的消费者,也就是动过手术或者注射玻尿酸的是3800万人,注射一支透明质酸要6000元,大家可以算一下。

另外一个就是市场的驱动。所以说大家要把产品细化,做差异化。还有就是作为大的公司,不能就只卖一个防晒剂,可能还要卖其他产品。

另外还有一些新技术的发展,以及一些跟医疗器械搭配使用的技术。

我既不支持药妆,也不反对药妆。我支持用护肤品来解决皮肤的问题,高品质使用低频次的问题。这个以后会逐渐看到。

我提供抛砖引玉的想法就是我们要了解消费者他们的需求在哪里,其实我们在开发产品的时候,大多数的人没有做消费者调查,我们不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这是一个问题。还有我们要研究皮肤的基底。第三剂型配方生物利用度,提高我的配方稳定性,包括能够被人体吸收的量,来达到一个最佳的作用。

我们做产品不能靠想象投放市场,一定要通过专门的机构来做你的目标人群的目标问题。我们要通过实验去做产品功效安全性和适用性的研究。谢谢大家!


需要梅总完整PPT的可以扫二维码联系抱爷索取

聚美丽正在直播“2016美丽互联大会暨社群嘉年华·美丽科技论坛”(点击此处,进入直播)下一篇是以“化妆品研发,从创想到产品”为主题的演讲,敬请期待!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赞赏美业创新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