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HI社群||看了这段对话 你可能会思考我心目中的化妆品是什么

点赞 收藏 思敏
HI社群||看了这段对话 你可能会思考我心目中的化妆品是什么
聚评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科研工作者就有一千种对化妆品的理解。

由诺斯贝尔独家冠名的心生·美丽科技论坛于今天在广州保利世贸会议中心正式举行。大会吸引了近500名的科研工作者,更有广东省药监局化妆品处处长谢志洁、珀莱雅研发总监蒋丽刚、“中国化妆品研发第一人”李慧良、名臣健康技术开发部经理张太军、上美全球研发总监孙培文、璞萃生物总经理王璞、德之馨(中国)销售及市场总监梅鹤祥、国内知名的专业ODM企业诺斯贝尔副总经理范展华、美丽修行创始人易鸥、言安堂堂主三亩、星图数据首席分析师李天琦(排名不分先后)等一众大咖的到场支持,聚美丽对此深感荣幸。

作为产品最核心的品质把关者,工程师们应该如何完成一场“心生”?作为行业最资深的科研咖,他们如何阐述“化妆品”这个最简单却又最深奥的基本名词?为此,我们策划了一场“强强对话”,希望可以从中领悟到一些不一样的看法和思想。

对话主题:《我心目中的化妆品》

对话嘉宾:张太军、方俊平、易鸥、三亩

俊平:我先说说我怎么接触化妆品的。我以前是用日化品,不用化妆品。直到我大学毕业和工作以后还是在用肥皂洗脸洗屁股。后来要找对象,我在欧莱雅集团工作的姐姐说要用一些化妆品,在那后才接触化妆品。做IT男之后我认为人是需要健康才能美。

化妆品是让我们的皮肤变得健康,如果没有一个健康的皮肤,你何谈美。水油不平衡、痘痘等等各种问题都是不平衡。所以我理解第一层化妆品的作用是健康。当然了,光健康也不行。有一些人觉得自己长得不够好看,想更美一点,所以健康之上有了美的需求,就衍生我们这个行业。所以我们是一个美业,所以化妆品就是健康和美。

张太军:接下来我们请最有勇气的一个女性,她在网上叫一修姐。有请美丽修行APP创始人易鸥谈谈,你心目中的化妆品是什么样的?

易鸥:我相当于不是局限于在这个领域里面看这个化妆品。我们看化妆品的其中之一的角度是消费者怎么看?第二是你从别的行业怎么看这个化妆品?

我之前接触的可能是高分子材料应用的工程师,他们认为化妆品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他们觉得宝洁做的这些洗发水,我们不是做不出来,而是我们没有根基和文化,所以我们做工业的产品。

后来我们发现消费品也是有一个升级,大家出于成本的考虑以及整个市场的定价规则的一个约束,没有让最新的技术的的原料最好的配方到消费者的终端去,所以我觉得这是很遗憾的一个地方。

另外说到化妆品的一个基础,安全和功效。还有一个是它的卖家和产品的性价比。例如我用A品牌的某一个精华和B品牌精华的,价格差100,但是我试下来,便宜的一点都不差,所以消费者是有认知的。

我心目中的化妆品是安全、功效,在宣传的时候对消费者负责任。因为广告总会有宣传和概念,但也不是一味的怂恿大家来用我的产品。最后就是更好的技术,希望它转成技术量产的时候让消费者用到最新技术的产品。

张太军:易鸥姑娘真切的掌握女性的需要。每个女同胞都在修行。接下来我们请言安堂的堂主三亩跟我们分享一下。

三亩:说到护肤品,我有一次去北京,刚好去协和,我有一个师兄在那边做整形医生。他在跟我说健康管理这一件事情已经被模糊化了,你很难讲清楚医学的边界在哪里?丑不是病,我觉得每个人长得挺好看,医美只是要把它改正成社会都接受的脸型,边界就模糊了。其实我对于护肤品的理解就是缓慢起效和停用回复,这才是护肤品的概念。

俊平:因为我们女性的生活是有压力的,而且对美是有向往。我一直记得兰蔻刚进中国的口号特别好:伴随中国女性优雅的老去。生活要优雅,我们要向往,每天愉悦自己,你的商业价值就存在那里了,你的溢价就存在那里了。

三亩:其实没有必要去神秘化一个行业或者是一个产品。我在后台可以看到大量的消费者用神仙水,很多人会脱皮。其实它是有一点酸的东西,应该是油性皮肤来用,而不是干皮。把这个事情说好,对于整个生意是更加有帮助的。

所以我们综合回来看,还是这个观点,还是说缓慢起效和停用回复。现在很多公众号很不好,他们在不停的说护肤品没有用,这样拉了一帮粉进来,然后增长得很快,然后再毁掉整个行业生存基础,这样做没有意思。而且这样来的读者都是刻薄的人,最后没有办法形成转化。

张太军:昨天有人提出美丽有罪吗?我们让世界更美有罪吗?

易鸥:因为化妆品大部分还是女性在用,三亩的观点是针对乱用化妆品,盲目过度的使用。化妆品应该做什么?把基础的防护做好了才美白、抗皱。女人用化妆品仅仅是为了防护吗?她要求的是对生活的品味,提高生活质量,就是要花钱,就是这么简单。所以在座的各位男性,一定要知道怎么样宠爱自己的伴侣。因为你是做研发出身的,你会觉得外面的广告就是噱头,但实际上女性有这个向往。可能她就为了1%的更好,多花10%的钱也认这个东西,你让我更好,我就开心。大部分女性都不是说品牌方不要赚钱,而是希望你宣传的和实际可以尽量能够满足我的那种期望,尽量的满足,然后不要过多的忽悠我。

俊平:易鸥的观点我完全赞同。跟大家举个例子,我自己是喜欢耳机和音乐的人,因为索尼一台耳机1.5万,我就想买,有人给我拔草,这个东西也就是听一个响声。我说这里面有美,声音的美,设计的美。

其实化妆品也是一样,健康与美。健康是我们研发工程师要做的事情,安全、健康,要保护他们,伴随他们。美呢?美这个事情很重要的。除了化妆品的内料,还有包装、气味。为什么用15万的玫瑰精油,不用玫瑰香精,是因为玫瑰的香气太美了,那种微妙的成分激发出我的多巴胺,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太美好了,我一定要把它带回去分享给我们消费者。你要把你对于世界的看法,看到的一些好东西分享给你的消费者,把美带给你的消费者。

三亩:这是不一样的。俊平做的是奢侈品,但是我还停留在配方和研发工程师的角度来说这个事情。我是纯理科的角度,我们的责任是告诉大家最真实的部分。有很多美好的东西确实是美好的,你愿意为那部分美好的东西付款是你的事情。但是我要告诉你这部分美好的是加价的部分。我们想要告诉大众,你们其实有选择,而不是没有选择。这就是我的看法。

张太军:你们两个一个说的是技术的能力,一个是市场的期待。三亩一直在拔草,希望我们这个行业的发展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我们易鸥一直从消费者的角度指引消费者,希望你们有正确的期待。俊平是传统加神秘的东西。

俊平:不神秘,说白了就是美学。

易鸥:我觉得化妆品需要美学。

张太军:三亩作为技术代表从事科普,希望原料、做产品,搞科学的人多参与到科普的过程中,使我们化妆品产业上少长草,多种粮,这才是我们的目的。

俊平:其实我刚开始定位是拔草,我最早是专业拔草机,刚开始是讲韩国素颜霜,刚开始粉丝说你这样会不会被人家厂家打压?我想说的是,我们有一个原则,就是我们不作恶,不能对环境和消费者作恶。

易鸥:我们消费者是需要80%的靠谱答案。我们研发人员是接近百分之百,我就是研究那个准确性。

就说防晒这个东西。她们首先连防晒的缘由都搞不清楚,更别说UI、UB、SPF值这些,所以你要用她能听懂的语言表达。防晒我们大家都知道很重要,但是在用防晒的时候,有一些东西会刺激皮肤,那应该如何用防晒?不同的研发本身就有争议,你们把你们的争议给消费者看,他们就绝望了。

为什么美丽修行出来短短的时间就很火,是因为我很会营销吗?不是!是因为我坚持对话,让工程师和消费者之间的信息对上。把一套很枯燥的体系变成消费者可以看懂的东西。

张太军:太不容易了。我们再听听三亩的分享。有什么苦你就说,有什么快乐就分享给大家。

三亩:我觉得我做的挺开心的。唯一的难点就是每天要写一篇文章。

张太军:被委屈的时候,就想因为我们在做伟大、闪亮的事情。

是的,<聚美丽·科研工程师社群>正在联合行业里有责任心、有使命感还有宽阔胸怀的一群人,做一件伟大而闪亮的事情,我们也期待以一己之力去撬动行业的“地球”。如果你也有思想,有原则,有偏执精神,请加入我们!

想了解更多“2016美丽互联大会暨社群嘉年华·美丽科技论坛”详情请点击此处,进入全程直播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