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5232

专访||刘晓坤:品质创新基于理性区分 渠道创新在于改变思路

点赞 收藏 伊姐
专访||刘晓坤:品质创新基于理性区分 渠道创新在于改变思路
聚评 “我们要做一些真正有价值的品牌,告诉更多国人,除了低价竞争、人海战术之外,我们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可以走。”

刘晓坤,亚缇集团董事长。

从职业经理人到企业家,刘晓坤实现了成功的转变。他创立母婴洗护品牌嗳呵,开启资本与化妆品融合的先河,并在中国市场对强生形成狙击;他投资小蜜坊,面对资本直言要干掉曼秀雷敦,做美国的小蜜蜂(Burts Bees,美国纯天然护肤品牌);他创建亚缇集团,在进口品运营上屡现独特思路和手法,新意频出。

突破和创新,是刘晓坤身上的关键词,也是走近解读他的最佳切入点。

对行业感到不满足 渴望突破

刘晓坤说,他对行业现状的看法,比起“不满意”,他更愿意用“不满足”来形容。

“不满足,对我而言,并不是不满足钱挣得不够多、名气不够大、行业地位不够重。而是因为渴望突破自己,是鞭策自己的一种动力。”

当初离开丁家宜后,刘晓坤走进了嗳呵时代,“比较幸运,嗳呵成功了,也挣到钱了。”

接着,他遇到了小蜜坊创始人朱向兵。双方谈得很投机,投资也是顺其自然。“如果小蜜坊成功,很多人或许会说,刘晓坤是个小品类专家。我不满足于现状,还是想挑战大品类,所以创建了亚缇。”

但这些年,市场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看待行业与实际操作,又存在很大差别。

刘晓坤坦言,当初想进入商超渠道,却发现利润很低,商超受到的电商冲击是最大的。想进入屈臣氏,却发现韩束、百雀羚等国内一线品牌都在其中,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想进入电商渠道,却发现有很多执着于低价竞争、无节操的品牌。他笑着补充说:“甚至还有9.9块钱包邮、29.9块钱护肤六件套包邮的,我看到都有点吓着了,但成交量居然还很高。”而CS渠道,红利时期已经过去,很多人都把重心放在了彩妆产品上。

“这个过程确实很难,也难免会有不满,但总得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刘晓坤说道。

认为电商就是一切 这是目前行业很大的误区

刘晓坤认为,目前化妆品行业中很多人进入了一个误区,认为电商就是一切。不论是成熟的品牌,还是在创业、成长中的品牌,都在电商渠道押宝。可谓千军万马去电商。

“但其实我不是特别感兴趣。”刘晓坤话中有几分担忧,“当所有人都在追求这件事的时候,接下来就没有什么红利可言了,这是规律。比如天猫,到现在为止挣钱的还是早期进入的几家企业或品牌,它们已经做到了那个量级,自然有红利。但目前的问题在于,大家把注意力过高地放在了电商这方面,忽视了其他。”

他提到,以前,行业媒体很少有人谈电商、商超、屈臣氏,大家的资源都集中在CS渠道,行业内各种会议也都和CS相关。但时至今日,CS渠道发生了巨变,在与其他渠道的竞争上,CS的改善进度又太慢。

我觉得行业内要形成良性竞争,更多着眼于品牌商、代理商、渠道商、零售商之间的利益平衡问题。现在,渠道商被夹在中间,代理商是最难最苦的,而零售商拼命挤压代理商,实际上也是挤压厂家,逼得品牌商去电商渠道争取盈利。这会变成三输的局面,也是目前行业最大的问题。”

谈及屈臣氏,刘晓坤认为它的改变很大。他举例说,屈臣氏现在欢迎品牌在店内开设体验区,而且不收费,其目的就是吸引年轻顾客进店,增加流量。而相应的,品牌反馈也很积极,都在努力尝试、拓展新的方式。

创新三方面:品牌 品质 渠道

在刘晓坤看来,创新首先是在品牌上

“我第一个提出了‘洋枪打洋人’的理论,而不是‘假洋鬼子’,这是没有出路的。很多高举民族旗帜的品牌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比如百雀羚、佰草集、相宜本草等等,但在中高端与国际品牌竞争,如果没有‘洋枪’,是很难打赢的。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创新。”

其次,是品质上理性区分的创新。

刘晓坤说,中国化妆品一般分两类:一是植物类,主打中草药概念;二是日韩类,依托韩系OEM工厂。而亚缇的创新则基于理性区分。

比如,在抗衰老领域,欧美领先,刘晓坤曾经收购一个德国公司,就是意在获取它的技术;在美白祛痘领域,日本领先,亚缇在日本有合作的研发中心;在底妆领域,韩国领先,之前亚缇也接受了韩国方面注入的资金,借此对接了一些韩国研究所。

此外,刘晓坤坦言,亚缇非常重视产品的成分安全,也一直在身体力行做这件事。目前,亚缇已经独家研发出多种原料无防腐剂的产品,开封保质期28天,在屈臣氏和唯品会主推。

“我们的创新,有自己的一些坚守和特点,也会理性地学习国外好的技术。我从来不会说所有技术都是我们自己的,但无添加、抗敏也是我们的技术。”

第三,是渠道创新。

“目前的渠道很痛苦,挣不到钱。这种时候能做的主要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去创造原来没有的渠道,另一个是说服渠道商、零售商,跟你一起改变思路。”

前者,刘晓坤在运营嗳呵时已经有所尝试,比如在母婴用品店率先销售婴儿洗护用品。现在,他有一个全新的想法,开创单品牌店前店后院模式。对此他解释道,即为把品牌店和科技医美相结合,在护肤品体验服务的同时,还提供祛斑、光电等服务,帮助顾客解决肌肤问题。

而后者,刘晓坤已经在和屈臣氏商谈,他准备在屈臣氏上架一些口服美容产品,有瓶装的,也有果冻类的,还有口服酵素、胶原蛋白、美白和抗氧化品类等。另外,他还将在屈臣氏建立纽西之谜天然肌肤修护中心,屈臣氏总共3000家门店,他将进驻300家左右,屈臣氏会员还能凭借积分享受服务。

想法已经有了,接着就是如何落地。这是刘晓坤今年的工作重心。

做真正有价值的品牌,是刘晓坤的愿景。在专访中,他曾说这样一句话:“以后,随着高端制造业回流美国,低端制造业转移到印度、越南,那中国还剩下什么?这是我在思考的问题,也是我最希望解决的问题。”

他对小蜜坊和纽西之谜寄予厚望,不断做出创新和突破。除了作为企业家对品牌的责任感之外,更多的还有振兴中国化妆品行业的使命感。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赞赏美业创新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