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4781

论坛:关于高端化与年轻化 本土TOP品牌在做这些尝试

1 收藏 木头
论坛:关于高端化与年轻化 本土TOP品牌在做这些尝试
聚评 美素怎么打造高端化、环亚收购MOR是因为什么、丹姿年轻化能不能持续……这些问题在本场论坛中都谈到了。

5月23日,聚美丽在上海举办“千禧品牌争夺战——2018中国时尚消费品创业创新国际论坛”,论坛吸引了200多位时尚消费品领域最优秀的企业家、新生代创业者、投资人、高级管理人员,共同探讨在千禧品牌争夺战中,中国企业应该如何拥抱新一代消费者及布局下一代品牌。

当下,多数领头化妆品都在布局下一代品牌,即面向千禧一代的更高端、更为年轻化的品牌。这是中国化妆品巨头的新挑战和逆袭的关键。为此,聚美丽特邀请了中国TOP化妆品企业代表共同探讨《中国企业如何在新一代品牌更迭中赢得优势》。

分享嘉宾:丹姿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楚标,伽蓝执行总裁刘玉亮,相宜本草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严明,环亚集团总裁吴知情,珀莱雅董事副总经理曹良国;

主持人:聚美丽联合创始人夏天。

对千禧/高端品牌的认知

夏天:作为开场问题,我想让各位说明一下入行时间,以及对高端化、千禧品牌的感受。是不是可以从最右边唯一的女企业家说起?

吴知情:我这个人不太会选位置,所以说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大家可能对我的先生(胡兴国)比较熟,我和他其实是1991年进入中国行业的,到今年已经28年了。可以说,我见证了行业起步发展到今天的欣欣向荣。

严明:我应该算是跨界,真正进入行业应该是2003年。2014年之后我出去了两年半做投资,去年再次回到相宜本草。刚刚进入行业的时候,是商超快速发展的时机,后来又遇到了电商,我相信相宜本草反应是比较快速的。应该说后来的几年时间里,我们遇到了一些挑战,就像刚才coco讲到的宝洁,但我觉得这些成熟的企业生命力都是很顽强的。比如华为,我觉得他是国内非常优秀的企业,但是他在2001年的时候也遇到销售下滑,于是有了《华为的冬天》这篇文章。所以,企业更加重要的是反思,认清楚自身的挑战。任何事情是靠人来做的,你有没有没有一批核心的高管都是非常重要的。

△相宜本草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严明

刘玉亮:今天收获很大,我确实非常赞同刚才的报告。所以我会觉得我是今天才刚刚入行的。报告里讲到两点,一个是未来行业一定是少数人领导,未来世界的变化会归于大众的意志;其次未来一定是年轻人的。

张楚标:高端化,我觉得是一个趋势。高端品牌不仅仅是一个价格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对消费者产生的价值。现在许多国货都在走低价路线,未来低价的模式肯定行不通了,要做高端品牌首先要突破这个商业模式。品牌价值的提升,包括整个品牌的调性,这个是我们经后要做的非常重要的事情。

曹良国:我应该算2003年进入行业的,和方总(方玉友)和侯总(侯军呈)一起创业。我创业大概是1995年,以批发为主,但是发现CS店发展后,批发的模式就不行了。珀莱雅的发展也是得力于CS店的高速发展。它在2000年的时候还是一个边缘渠道,现在已经是一个主流渠道了。珀莱雅原先的策略也是多品牌策略,想要孵化多个品牌。但是我认为很多企业做第二个品牌的时候,都会掉入一个陷阱,就是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路径依赖。

△珀莱雅董事副总经理曹良国

企业如何打造持续创新能力包括体制和团队

夏天:其实刚才的报告中,COCO提到的几个案例是台上的。首先来问一下张总很多会议90前(的人)是不能参加是吗?

张楚标:我们要把产品卖给90后、00后,我们确确实实需要很细地洞察到他们在想什么,才能做到经营消费者和服务消费者。

夏天:所以大力使用90后高管?

张楚标:我们现在启动的是一个最快的市场调研模式和管培生模式,也是想慢慢地让整个企业散发一种更好的创新能力。

夏天:有一个观点是不要重用90后,而要尊重才华。像我们这种90前但有才华的人怎么办?

张楚标:我觉得不矛盾,90后里面也有有才华的,他们是一个包含关系。其实我跟你有同样的心声的,虽然我也是90后,但我是90后毕业,所以我也是被遗忘的。

△丹姿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楚标

夏天:另外一个案例是说珀莱雅把那个60后和70后的管理干部给干掉了,是这样的吗?

曹良国:也不是,可能是江湖上的传言。我们暂时不会被干掉。只是在做新品牌或者新业务的时会看谁更适合,但不一定会按照年龄来划分。

刘玉亮:伽蓝集团现在平均年龄其实在30岁以下,一个1600人的公司。昨天我们新品牌“春夏”发布相信很多人也看见了,这是一个非常朝气的品牌,我想说的是在鼓励创新的时候也不抛弃不是90后的其他有才华的人才。当然,如果有合适的品牌,我们也会考虑以收购的方式来做。

△伽蓝执行总裁刘玉亮

严明:我们看见商品渐渐从之前批量式生产到现在追求个性化。我们产品最终要让消费者买单,但是我相信不是靠90后、00后来管理品牌,一定是一个整体(团队)。回到相宜本草之后,我成立了一个新原创零售事业部,由70后、60后主导,分工去承担不同的角色。但是现在的消费者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已经出现分层,喜欢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要从他的社会属性,从他对品牌的不同认知的角度来开发产品。

吴知情:90后其实有一部分被媒体放大的,其实90后已经不小了,他们有一部分其实已经很有担当了。环亚差不多持续了六七年管培生的计划,我与一些人接触,会通过他们的成果发现其实他们完全有能力去成立一家公司。年轻不是一个年龄,我觉得公司是应该营造一种年轻的氛围,是一种状态,这个是我们需要持续去打造的。

夏天:我打断一下,公子是90后吧?打算什么时候交接班?

吴知情:其实我随时都想交接,这是心里话。

夏天:实际上是不是公子在公司里已经承担比较重要的岗位了?

吴知情:我觉得公司里没有很重要的事情,而是把很多、很小的事情重复地做就变成一件伟大的事情。所以现在我家公子是把一点一滴很多细小的事情去做理解,未来才能做到承载更多的事情。我觉得一个企业的发展和传承不仅仅是职位的问题,而是把企业看做一个平台,一起把企业做大。未来我可能会找个合适的位置,在企业里一直承担职能。

夏天:明白。但是对于中国这一代的企业家,他想要保持创新的和年轻的接班人并没有很多的选择。

△聚美丽联合创始人夏天

张楚标:我觉得未来有两个路径,一个是更加公众化,让社会上更有才华的人去经营企业。但是不管是社会型人才还是自己管理,都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是都需要一个非常适合未来经营的机制。刚刚讲的华为是一个例子,虽然遥不可及,但是确实是一个标杆。

如何在保持主力品牌盈利的情况下以合适的资源和模式布局未来增长点,本土品牌如何做高端品牌?

夏天:企业传承确实是一个很需要考虑的问题。还有一个现象是企业二胎,本土企业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现过一个二品牌超过主品牌高度的例子。昨天,我逛展望的时候也看到环亚收购的MOR,当时环亚是出于怎样的想法?

吴知情:这个对比可以从两个维度去说,一个是和自己原先的主品牌去比,一个是和外界的品牌对比,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判断什么是成功什么是不成功。我之前在澳洲碰到一个老板,他其实有16个品牌,然后和我一个一个去介绍。我问他什么是品牌,他说他的理解是能够在细分领域里面做到前三就是品牌。比如嗳呵,我也觉得ta是一个品牌,因为在被收购时它切割了母婴市场的细分市场。过去可能有企业走过弯路,但是目前中国包括伽蓝、珀莱雅等,我觉得都是比较知道路径——从细分的品类去切割。我相信将来会有很多多品牌的企业,唯一要做的是需要的是给我们更多的时间。

△环亚集团总裁吴知情

夏天:MOR的细分领域是什么?

吴知情:专注香氛护理的品牌,它其实在全球的18个国家都上了顶级的百货。

夏天:刚刚我们讲到品牌,特别是高端品牌是需要时间沉淀的。伽蓝集团实际上养了好几年一个高端品牌美素,但市场上似乎有一些质疑。我们今天来听点官方的回复。

刘玉亮:其实美素在全国的78个一二线城市的百货渠道都是上市了。

夏天:为什么还在CS渠道?

刘玉亮:这个其实是中国人做生意的特点导致的。最开始美素进CS店是我力推的,现在美素慢慢退出来也是我坚持的。我个人认为美素全新的换代是成功的。现在我们进入的百货商场,美素都是非常受欢迎的。所以我非常赞同需要给我们一定时间。

夏天:珀莱雅有没有想过做高端的品牌?

曹良国:对高端品牌肯定是有想法的。这个我们设想的是两个方向,一个是自创,另外一个是外部并购。我们有设想过成立产业基金,通过产业基金来孵化一些品牌,或建孵化器,企业提供品牌管理,设计、研发等其他支持。这个只需要有2到3个核心能力。

夏天:我们非常赞赏珀莱雅对于这一块方面的这个眼光和布局。台上的企业在我们孵化营建立之后其实都有给了我们很多支持和帮助。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建立起一个能够帮助新兴品牌快速成长孵化机制,以及帮助领先化妆品集团,有一个内部创新加外部孵化、外部投资组成的有利于二次创新的体系的搭建,能够帮助我们中国化妆品企业能够在新一轮的千禧品牌争夺战取得一个有利的地位。

把握新生代消费者推出高端品牌和千禧品牌成为这些企业决胜下一个十年的关键要素,但中国企业在高端品牌和布局千禧代品牌方面的距离被外资企业再次拉开。在这样的背景下,本文是聚美丽主办的《千禧品牌争夺战》双创论坛上,本土知名化妆品企业掌门人共同探讨大企业创新、新品牌孵化的环节精彩内容节选。更多关于化妆品企业持续创新的课题,敬请持续关注聚美丽。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赞赏美业创新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