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网易考拉又陷假货风波,这次轮到了植村秀洁颜油

点赞 收藏 Lily
网易考拉又陷假货风波,这次轮到了植村秀洁颜油

半年以来第三次,为何总是网易考拉?

上个月中旬,网易考拉与雅诗兰黛(上海)之间持续了一年多的诉讼风波刚停,这一风波起源于“假货”之争。最近,网易考拉再一次陷入假货疑云。

5月30日,公众号“儿不说”发表文章《取证285天,我把网易考拉给告了》,指责网易考拉售假。该文章作者为《重庆商报》记者马亮,取证材料来自于2018年8月17日作者妻子在网易考拉所购植村秀450毫升“樱花轻肤”洁颜油。

△网易考拉上显示的植村秀450毫升洁颜油产品

因怀疑所购商品为假货,作者将购买样品拿到一所高校化学实验室鉴定,结果显示其产品为“颠覆性造假”。从成分图谱上看,两个产品的曲线波动很大。

因为信任方面的顾虑,作者并未给出具体的高校名称,仅透露其为“川渝首屈一指”的理科类“211-985”高校。

对此,网易考拉方面回应如下:

“关于马记者在文章指出的问题,我们做如下的说明:1、2018年8月16日迄今,马记者分别于2018年11月、2019年4月与网易考拉进行两次沟通,我们均予以积极回应与配合。此次,我们将全力配合监管部门的调查。2、沟通过程中,我们也向马记者表明,网易考拉欢迎消费者对平台售出的每件商品提供建议、进行监督,也愿意接受具备检测资质的机构出具的检测结果,并承担检测费用。3、我们承诺,马记者文中涉及的商品为正品。如果最终确认是平台售出商品存在问题,我们会严格遵守平台规则和对消费者的承诺,给马记者和社会公众一个交代。4、对于马记者作为消费者的合理诉求,我们充分尊重,但对于商品以外的其它诉求,网易考拉不会予以满足。”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作者马亮曾在一个月以前发表其署名文章《海淘买家:网易考拉的“假一赔十”是伪命题还是真笑话?》。该文章中,作者以家住重庆江北的“刘女士”为事件主角,报道的也是该事件。

彼时,马亮试图沟通该事件无果。网易考拉方面曾表示愿意进行二次检测,但迟迟无人跟进对接。因而,马亮才在公众号上对该事件进行二次曝光。

从2019年开始,网易考拉陷入的“假货”风波似乎就未真正消停过。去年12月底,网易考拉出售的加拿大鹅羽绒服被消费者爆料售价,其后三次鉴定结果真假不一,甚至引得杭州滨江区市监局介入,该事件才告一段落。

2019年2月,风波又起,自去年中消协点名批评网易考拉所售雅诗兰黛小棕瓶为假货,此后网易考拉就把中消协、雅诗兰黛(上海)一并告上法庭。而这次,雅诗兰黛(上海)“反手一将”又把网易考拉上高。而就在外界期待这次诉讼将如何收场的时候,双方却于4月中旬共同撤诉,达成和解。

细究这三次风波,表面“假货”之争的背后,其实蕴含着两方面的问题:第一,消费者维权之难:尽管跨境电商平台都有标注“正品保障”、“假一赔十”等字样,然而消费者要找到具备资质的鉴定机构并且向平台维权都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第二,品牌方与跨境电商渠道之间的利益之争:通过跨境方式进入国内的产品与该品牌的中国公司或者总代公司产生了渠道冲突。比如,同样一件产品,跨境平台的价格明显低于国内版本。

按照国家有关部门的数据显示,中国游客在海外的消费接近1.5万亿。而根据《2018-2019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到9.1万亿元,用户规模超1亿人,预计2019年将达到10.8万亿元。

种种迹象和数据都表明,目前中国跨境消费的增长日益加大,如网易考拉一样的跨境电商平台也日益增多。去年,网易考拉收入增长65%。在高速的增长下,平台对市场的监督力度却也许没有跟上。

除了舆论广泛发酵的这几大事件外,黑猫投诉、聚投诉等平台上还有更多的网易考拉维权事件。在聚投诉平台,关于网易考拉的投诉贴达325个,涉及平台霸王条款、不退货、以次充好等诸多问题,而假货的投诉占比也不低。

据网易考拉官网显示,网易考拉自营采取“产地直采”模式,直接在原产地“对接品牌商和工厂、大型商超及顶级供应商”。尽管这一模式在一定程度商避免了假货的可能,但从目前来看,平台似乎仍然无法全然阻断“假货”的进入。事实上,不仅网易考拉,天猫国际、京东海屯全球、洋码头等平台也都面临着这一挑战。

跨境电商打假之路仍然任重道远。未来,如何加强市场监督力度,让消费者维权之路更顺畅,是各方都需要努力思考的问题。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你和4228位朋友浏览了这篇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