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涨 物流慢 抖音降 | 新冠疫情中的化妆品行业(下)

聚美丽遍访化妆品行业,从品牌商到实体零售、从电商新锐到OEM工厂、从MCN红人到跨境TP,带给你全景扫描式的美妆行业最新动态。

来源 | 聚美丽深度报道组
记者 | 许文君、晓伊、抱爷、图腾、木头、思敏、小小徐
文、编辑 | @夏天童鞋

聚美丽2020鼠年开年文章之《实体零售是重灾区》昨天刊发之后,很多朋友加入了聚美丽微信讨论群,积极分享讨论,相互鼓励打气,你也可扫描文末的社群二维码加入讨论。

今天刊发的是深度专题《新冠疫情中的化妆品》下篇,我们继续关注化妆品行业之电商新锐、MCN、跨境、OEM等行业全产业链上下游的“抗疫”故事。

向美丽勇敢的化妆品人致敬!

01

线上新锐品牌逆势增长

虽然新冠病毒疫情严重依旧,但新锐品牌在春节假期仍然获得了不错的增长,彩妆方面完美日记牢牢占据周榜榜首,国货品牌花西子、纽西之谜、稚优泉上升明显,新秀colorkey也一直盘踞在TOP10。

△天猫彩妆/香水/彩妆工具类目1/27-2/2一周排名

在护肤榜上,本土新锐也同样表现抢眼,HFP、半亩花田、WIS都表现强劲,名次都上升很快,特别是完美日记,蝉联彩妆旗舰店榜首的同时,甚至登上了天猫护肤周榜的TOP10,很是让人意外。

△天猫护肤/美体/精油类目1/27-2/2一周排名

聚美丽了解到,花西子与完美日记这两个品牌在春节期间的增长是“超预期的”,因为疫情“生意都往线上走了,所以感觉都没休息过”,“这个假期,线上的护肤、彩妆都涨得不错”。

库存及快递物流成了突如其来疫情期保持运营的关键,“只要能发货就行,大家(消费者)都能理解的”。完美日记借助京东自营旗舰店打出“春节不打烊”并“每满199减100”的大力促销活动,收获颇丰,因为京东有物流。

半亩花田也是发货没断,相关负责人告诉聚美丽“本来我们做手部护理的,再加上足部和除螨皂这些,能杀菌清洁作用比较强,所以这次疫情使得消费者对我们产品的需求反而增加了。其次,同品类同功效的其他品牌方之前没有备好库存,给了我们一些机会。”半亩花田的投放从过完年开始就一直在正常进行,“刚开始数据不好,最近上来了”。

而对正在积极布局线下体验店的完美日记来说,这方面的工作节奏也被打乱了。

纽西之谜因为在年前备了可以坚持到3月底的货,所以员工在家办公,物流仓的员工加班加点,让纽西之谜在2月1日当天旗舰店销量冲到了行业第一。“这几天我们又准备弄消毒液,这个可以生产。是否能够准时持续复工,拥有足够量的口罩成为最重要的因素。”刘晓坤说,“并且提醒所有企业赶紧买口罩,不要怕晚,现在订购都还来得及。”

另外刘晓坤估计2月份的供应链会出现崩盘,需要大家提高警惕,其分析道:核心原因是包材厂很有可能无力供应包材给美妆企业,但凡有点生产力的包材商,都会去生产消杀类包材,这类的包材一天一个价,作为店铺则可以暂时多备些消杀类产品来引流。

△纽西之谜店铺日销量成为行业第一、退货率稳中有降

植观创始人唐亮告诉聚美丽记者,植观已经在线上班,会有一点小影响但整体还好,“节前准备的一些推广年后才出街,推广效果反而不错,主要是春节期间大家没地方去都去网上,所以新媒体的播放率和进店流量各方面都在提高,有点像03年成就了京东一样,我觉得对线上未必是利空。但关键还是自强则万强。”

有赞也做了调研发现实体门店商家损失比较严重,但对电商商家的影响比较小有些甚至实现增长,创始人白鸦建议企业在疫情期间储备现金流和团队,做好老顾客运维,学习直播与私域流量,疫情会加速中国新商业进程。就如非典在2003年5月已经结束了,但这个时候淘宝上线,非典带动了网上消费习惯。

彩妆品牌colorkey也一直占据彩妆周榜TOP10,电商社媒负责人Jackson发现足不出户的消费者空闲时间增多,疫情反而使得线上消费更有安全感,故随着时间推移线上消费热度回温,红人合作上以垂直达人为主,多为近景拍摄以及室内拍摄,合作上未受太大影响。

因此colorkey及时调整了投放预算比例以获得该时段更高的转化,Q2前战术性调整放大线上投放,同时继续加强短视频和直播带货、基于微信的私域流量,并持续增加数据化投放。

Jackson认为线下门店不可能消失,但作用将越来越多元化,线下店不仅仅是销售还是直播空间,还可以是网红小景点,也可以做培训场景,门店将会和新媒体、新供应链融为一体,成为连接用户的一环。所以colorkey布局线下新零售时,把产品销售场景便利化社区化,并同步线上线下会员数据打通。

立白集团新高姿品牌数字营销负责人李福平说,现在疫情形势那么严峻,线下消费肯定影响很大。但我们投放节奏提前,放大了投入,基于三点考虑:一是疫情期间大家待在家里,护肤品的使用并不受影响,甚至还会增大,那消费者必须要买产品的,更多会转移到线上; 第二,宅在家里空闲时间非常丰富,大家对于社交媒体的使用肯定会更加频繁,特别是短视频;第三,我们的决策流程相对快速,反应非常快,公司很支持。我们相信这是个弯道超车的好机会。当然,立白集团及其控股的朝云集团,已投入了2亿以上的物资直接送到疫情定点医院,社会责任我们作为国货也一直在承担。

02

电商获得宝贵时机,但物流成瓶颈

线上品牌在春节期间都没停下脚步,但也出现了瓶颈,那就是物流。满婷高管刘彬告诉聚美丽,销售特别好,“都快断货了”,但是问题是有些地方发不出去货,而且"工厂还不让开"。

百润电商负责人JOLIN也提到物流的重要性,天猫的店销量在跌,京东的店销量增长却超过预期,达到了30%,究其原因就是京东自有物流能保证发货。“天猫受物流影响,不能发货好长一段时间了,而且2月份天猫活动都取消了,但京东因为强大到三线城市的物流,反而生意增长”。

薇诺娜联合创始人董俊姿认为疫情对头部企业的影响还好,像薇诺娜第一季度预计和目标会缺10%左右,但总体还是微增的。能明显感受到的是发货问题,而且这也导致了退货率创历史最高。而且因为隔离,就算还有EMS帮你发货,一些仓库也没有能复工的员工,仍然发不出去,“应该到元宵以后会有一些改变”。

董俊姿认为经过这一轮,消费习惯肯定会发生变化,一些本身不是网购忠实用户的被关好长一段时间,也会习惯线上购物了,所以物流一旦解封,电商马上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恢复。所以我们接下来会在预算上会更向电商倾斜,电商的投入也会加大。

上海花钿谷运营总监 Cassie也认为主要问题是快递发不出且部分地区因疫情原因没办法收货,大部分消费者还在徘徊,回到工作岗位的时间不定因素增加,也同时会影响转化,导致线上订单减少,所以社媒投放也只好暂停了一些。大部分快递还没有启动全国范围的发货,顺丰还可以发,但很多地区也存在收不到的现象。对商家来说“不贵的单品不划算,退货风险也同步增加”。

相比京东,阿里还是社会化的物流,而也正是这个问题导致天猫的2月份营销活动如情人节、开工季等活动目前全部取消,这样电商2月份整体销量肯定也会有大的影响。

△天猫及某物流平台的通知

威示尔初认为电商端物流影响大,包括仓储、快递、配送(很多人不回大城市),而且因为营销传播和推广的暂停,对娱乐活动严控,导致博主不敢接大量广告,营销资源变得有限,价格上涨。

仍有隐性因素影响电商发展

疫情给广大电商企业、跨境TP、MCN机构、微商等带给的影响仍在逐步的全面显现。

首先,体现在过年前后品牌的线上投放节奏被打乱了,很多企业都暂停或暂缓了线上投放计划。达人说告诉聚美丽,品牌这一边“基本投放都停了”,目前很少新的投放需求,要“3月份再说了”。

每天传媒檀志俊告诉聚美丽,他们也都是线上办公了,但品牌主都不派单了,公司业务肯定受影响。

Plustwo品牌的创始人Dennis认为,疫情对品牌线上总的流量和销量是有增加的,但整体转化率下降了,“估计是像我们这种有一定溢价的产品,用户在疫情期间更考虑性价比,会影响消费信心”。我们的库存能撑到3月中,天猫把2月的所有大促活动都取消了的,短期内电商的整体销量肯定也会有影响。

在化妆品电商领域,跨境小众品牌这两年异军突起备受关注,此次疫情对于运营跨境品牌的TP公司来说,还有一些更长期的影响在发酵。因为WHO宣布本次疫情列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后,某种程度上中国大陆被孤立了,越来越多的国家全面停飞了到中国的航班。

对化妆品行业而言,重点国家如美国、意大利、英国、澳大利亚的出行都受到非常大的影响,一些正在谈判的国外品牌跨境代理或合作有了很大的变数,因为“老外不来中国了”。

杭州高浪公司年前定的计划被打乱,要重新调整。此次疫情影响了海外品牌来华的行程安排,高浪公司也对一些原定的海外活动做了延期调整,并成立了500万元的专项基金,帮助上下游伙伴共同抗击疫情。

缙嘉科技创始人Maggie也告诉聚美丽“计划全乱了”,对电商的影响也比较大,线上销量没有增长。现在还没上班,投放询价这块也没有展开。

呈美创始人陈玮玮说销售方面市场投放节奏都被打乱了,快递也没恢复。线上数据春节这段时间还算正常,线上投放还没展开。但现在国外到香港的航班开始受到一定影响,虽然航班还没停,但运力紧张,空运费成本涨了不少。保税仓的快递也停滞,大贸还能走顺丰和EMS。这次对跨境贸易的影响也在迅速扩大。

惠选品供应链创始人张武功告诉聚美丽,这次疫情对社群团购和微商影响也很大,主要也是体现卡在供应链上。“因为微商在去年才刚刚复苏,年前都会有备货不足的情况,加上现在的产品需求跟年前的计划完全不一致,所以供应链会是很大的一个坎”。

而供应链是个非常复杂的社会协同问题,只要一个环节出问题,基本就是一个停滞的状态。2月份工厂基本很难开工,真正可以大胆开工至少要到2月22日才能明朗,对于做社群的人来说,供应链和物流快递是两大核心问题。现在有在做预售,但是不可持续。目前用户对于消杀类产品的需求最旺盛,但是供应链又是最不足,最没法保障的。

供应链的不确定受上游影响太大,很多是属于战略物资,被政府接管先给医疗系统用。哪怕政府好不容易允许同意开工,但是产品流通到社会上需要外包装和产品说明书,然后印刷厂又是不准开工的。后来好不容易政府考虑特殊情况允许上游的几家配套厂一起协同开工了,结果包材厂的上游的纸浆和相关的原料又都没有了。

另外一位团队的创始人告诉聚美丽目前“都没法开工,团队都回家了,还没办法回深圳。公司几百号人,哪怕现在在深圳的也不敢贸然办公,销售家里又没有电脑,手机跟用户沟通起来效率很低。而且早年就把用户留存在公司的号和手机里了,很多没回深圳的销售因为过年没带手机回去,也没办法做线上工作”。

疫情考验MCN和红人应变能力

知名MCN机构大禹联合创始人李永安告诉聚美丽,大禹目前能够恢复6、7成的战斗力。很多红人可以在家拍。春节各平台流量都有大幅度提升,用户消费内容时长暴增。

从内容的角度来说,现在所有人关心的都是跟疫情相关的话题,春节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消费内容的时期,但是今年被疫情的内容分流太多,这些内容对于很多MCN机构和品牌价值和意义都不是很大,我们都在坚持自己的内容方向。所以对品牌来说这段时间的销量和转化在内容创作上是一个极大考验,如果品牌的内容有过度营销或者炒作的话很多人甚至会骂。

两周以后,大家对疫情的关注弱了以后,很多有敏锐度的品牌应该会开始做一些口碑型的内容。现在虽然我们店铺写明不发货,每天的自然销量都在5W以上,所以消费者还是有很大的消费需求,大家的消费力是很强的,重点看品牌怎么拿捏这个尺度去做合适的内容。

李永安估计3月份之前都很难完全正常的开展工作,苏州也被要求重灾区来的人隔离14天,非重灾区7天。

接受采访的多家美妆MCN机构旗下账号春节期间都有涨粉,其中高的达到1500万,“现在流量比较充沛,其实是很好的投放时机,但是大部分品牌好像后知后觉,看不到流量的走向和变化,如果品牌现在投放还是很占便宜的”。

但不是所有的MCN机构都能在目前的情况下开工,有一家主打剧情视频的MCN干脆等到10日再复工了,因为剧情类视频“拍不了”,所以“还在休假”。究其原因,主要是剧情类等内容目前取外景很难,而且需要团队聚集拍摄,加上没法与团队及品牌方高效率修改,故无法完成高质量内容的创作。

另一家知名美妆MCN机构创始人告诉聚美丽,对MCN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短视频团队协作有问题,光凭靠线上协作不行,第二是因为物流瘫痪,广告主和渠道很多广告开始推迟和延后。

他们和同行及品牌商家探讨后,认为疫情完全消除影响至少还要持续3个月到半年,但之后线上电商会进一步渗透,化妆品线上生意会有很大扩展,习惯会更好,场景会更自然,尤其是物流快递全面恢复后——这是电商基础设施。在品类上,除菌,消毒,清洁市场会有爆发,大家意识更强了,疫情结束后也会有大幅上涨。"大部分美妆品牌都不会放过这个发展机会的 ,上游有发展和需求,我觉得流量的价值会越来越大"。

抖音流量成本下降,公众号抬头

Plustwo的Dennis准备最近做一些投放,他发现抖音这边的流量费用下降了50%左右,因为信息流的竞价广告投放人少了价格就会降低。

巨量引擎高管回应聚美丽说这是因为供需环境发生了变化,之前特别双11双12是流量不够,现在春节期间流量变多了,因为放假被关在家,大家都使劲刷抖音,流量供应变大了。同时投放的企业少了,也就是需求降低了,很多行业特别是品牌方春节不开工的都停止了投放,像原来的投放大户家具建材家电等行业都处在停投的状态,日化美妆很多线下品牌也在春节期间停投,“日耗下降很厉害”。

这样一来,抖音投放的竞争程度没有双11双12这么激烈,以竞价为基础的信息流广告的价格就自动下降了,“很多美妆客户按钮成本由年前的7-8元都降到了3-5元,部分甚至低于3元,流量环境很好”。

薇诺娜董俊姿认为这一轮微信公众号影响力又上来了,因为整个疫情对人的价值观、人生的思考、行为习惯都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这个时候又开始看文章,又开始慢下来理性的思考和判断。所以公众号上涨代表理性回归,“这一波下来估计对护肤品增长(会有帮助),因为护肤本身的逻辑要讲清楚”,这个时候如果能有更具内涵的内容输出,有更专业的分析,品牌力就是做得更扎实。

相宜本草副总裁王爱华认为互联网的整体流量因为疫情在上升,公众号的流量不管从流量本身还是价值感上会重新回温。

刘晓坤也认为微信公众号这次“被救了一把”,篇篇文章都是10W+,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关注疫情,没有心情去看搞笑的内容,所以微信公号的流量是上升的。消费者会趋于理性,“对于一些成分党的号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03

行业大考:看工厂能否顺利复工

随着正式开工日程的逐渐临近,以及返城大潮的到来,化妆品行业还将面临更大的一场考验,那就是上游OEM工厂能否顺利复工。目前因为尚在春节,工厂停工的问题还未显现出来,还要看复工的情况,因为上海隔离措施特别严,上海的工厂可能影响会特别大。

相宜本草副总裁吕智认为从物的角度看,原料包装都会出现滞后,因为上游企业也会遇到和一样的情况。从销售角度来讲,那就是线下销售基本停滞了。从更远来看,疫情也会影响消费,毕竟一天到晚关在家里,对化妆品的消费关注也会降低。

从人员角度看,供应链影响会更大,外来人员多,防感染意识也相对弱,又是劳动密集型。工厂无法承受任何可能的感染,及其带来的可能停产消毒。所以管控成本会更高。“我们昨天开工,但全是远程办公,管理层在周密计划如何确保人员安全”。

仙婷的丁德文说现在很多企业还没复工,因为原料供应、物流都不太确定。而且现在很多企业在生产消毒水,那这一部分产能会挤兑了多少正常的产能也不好说。“研发也是一样的,湖北的工程师还挺多的”。原料商正常都是年后备足货的,所以只要物流没问题,能发出去就行。但线下渠道全崩了,比起库存,我更担心有些品牌现金流断掉,去年很多工厂的现金流都出问题了,微商可能也会有类似的情况。

德之馨化妆品原料部大中华区总监梅鹤祥认为疫情对今年2月份的销售肯定有些影响,首先是生产,国内有工厂的直接受影响,物流也延后,人员复工延后可能减员;企业应对疫情,研发可能会部分调整方向或结构,有可能会对全年的计划带来影响。

欧诗漫研发总监霍刚认为关键是工作节奏和进度被打乱了,市场是有季节性和时效性的,关键时刻,耽误不了几天,现在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了。疫情会改变需求,从而影响到研发或市场的工作方向。原有工作的延续性会被打断,不论是研发还是市场推广,都需要重新研究和评估后续的工作方向和内容。还有一点,逼迫了很多公司远程工作模式的诞生。

植观研发总监李洪海觉得本次疫情对做洗护的影响应该会小些。但绝对利好有抗菌,消毒功能的品牌及产品。供应链和研发的影响,主要是物流的效率及上下游产业链的配合会断层,导致效率下降。样品递送,学术交流,项目会议,消费者测试,出差等等都会影响。

广州科缇生物CEO兼首席技术官方永生以03年的经验来看,认为对行业的冲击会很大,估计中小制造型企业要熬到下半年看消费的信心了,我们已延后至2月底上班了。同时消费信心会受重大冲击,尤其是线下店的影响会更大,线上也好不到那里。今年对所有企业来说是如何活着,尽量保持自己的现金流,然后就是熬。

芳疗品牌JUNPING创始人方俊平告诉聚美丽,现阶段主要是工厂和研发人员无法开工,我们纯线上好一点,有点影响吧,还没涉及到市场和研发策略的调整。

工厂位于上海的储源总经理认为复工的影响主要在人员方面,新冠病毒潜伏期长万一有一个携带者上班那整个工厂就要停工,2月10号员工到上海之后还要14天隔离,另个消护类产品需求增加,成本大幅提高了。

安特员工告诉我们影响集中在外贸订单,但比较乐观的是产能方面不需要担心,“9号工人回来就能正常开工了”。

04

疫情推动行业发生了哪些深远的变化?

电商是行业灰犀牛是增长的重要引擎

大多数接受聚美丽采访的行业人士都认为,此次疫情过后,电商将进一步成为行业的主流,不论是品牌方,还是线下实体零售商。大家都在问,此次疫情是否会重现类似SARS对淘宝京东的推动作用,倒逼行业上下游加速互联网化、数字化。

新冠疫情成为2020年中国各行业最大的黑天鹅,"黑天鹅"指那种极其罕见的风险,一只黑天鹅的出现,可以颠覆人们对“天鹅都是白的”长期认知。所以,黑天鹅事件一旦发生,倾天覆地,对外界产生极大影响。其实黑天鹅往往引人注目,新冠疫情背后,更值得我们思考的,是“灰犀牛”事件。

“灰犀牛”指能够预测甚至让人习以为常的风险,就像一只远处跑来的犀牛,开始你觉得笨重缓慢,一旦贴近时,却难以躲避。所以,灰犀牛事件的发生,是一个过程,初期便可察觉,却又让人视而不见。一如化妆品传统品牌商、实体零售商对于线上的态度,互联网化、数字化好像太过常见,反而转型缓慢。

新冠疫情是全行业超级黑天鹅,但真正让企业处于危险境地的灰犀牛,则是全行业不可阻挡的互联网化、数字化浪潮。这一浪潮从上一次SARS瘟疫横行便显端倪,却在17年后用另一种面目让传统实体零售猝不及防。

这两年依托线上崛起的系列新锐品牌给广大传统品牌牌带来很大的压力,但品牌自我升级和意愿和危机并不像品牌商口号上喊的那么响,究其原因还是线下基础市场还在,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在这场事件中,我们看到电商进化完备、准备充分的线上企业都在逆势增长,他们不再是行业的另类,代表着行业的未来。

人们往往不愿意在晴天修理屋顶,企业也往往不愿意在发展顺利的时候提早布局新成本洼地,前些年的阿里电商平台、SHOPPING MALL等都属于低成本流量平台。但随着线上不断进化,品牌方不仅做扎实线上运营,同时还要考虑将流量转向新的成本洼地,如私域、如转向自己的用户社群,用数字化来增加会员运营,来增加数据洞察,然后通过远程办公、更多合作而非雇佣制地与高级人才合作,最终来降低整体成本获取最大利润。

新一代品牌呈现出了更强的环境适应性,同时还在抖音、公众号等流量即时变化的当口就抓住最新的红利,这才是广大企业需要学习的。

线下实体零售的房租人员高成本,这些年也都在喊,但因为市场仍然在,所以实体店铺自我升级的意愿和危机感同样并不强烈。店铺的互联网化、数字化讲了多年,这次疫情会逼大家必须马上进化,这就是好事。中草集许明良认为,去年曾经探讨过的主题“每一实体店配一个线上店铺,并打通店务通,形成一个体系”,现在看来“极具远见”。

疫情会成为跨国公司的增长拐点吗?

在家里坐的久了,行业人士也开始八卦起来,纷纷开始预测未来。不少人认为倚重布局线下的老一代品牌会被加速淘汰,而新创业品牌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弱,供应链、流量、现金储备、团队波动有任何一个地方出事都很难为继,目前早期股权市场的钱本来就比较少,大家这种状态更不敢出手了,所以新锐估值会下降,“特别是靠融资投放做销量的品牌肯定会死掉”。

2019年国际跨国巨头如雅诗兰黛、欧莱雅、资生堂等几乎都在中国录得了超常规的增速,特别是双11的战绩让很多国货品牌倒吸一口凉气。但这次疫情来了之后,不少人都在议论“跨国公司这波人都不回来了,听说很多都要4月30号之前都不会有大面积的动作。

据了解,不少跨国公司跟中国相关的会议行程2月份的全部取消,3月份的延期观望中,这样“决策至少耽误一个季度”,有一家公司“因为年前国外的高管都准备过来开会,现在全部都取消了“。

沟通及决策问题对于中国本地决策型的如宝洁等影响不会太大,但对于全球决策型也就是需要总部决策的跨国巨头就会出现决策延误的情况。“跨国公司在中国几千人全在放假状态,信心、计划、行为都会慢下来,所以这几天美国资本市场跨国公司在中国业务占比大的都跌的比较慘”,所以不少人预测很可能跨国公司品牌的增速拐点可能就在今年。

还有机场免税店和百货的关门,对于跨国公司的影响是最大的,好在欧莱雅宝洁这样的公司会有线上,缓解了很大的压力。“那些奢侈品公司就会很惨,线下店基本关停,线上以前又没做,这次疫情过后,估计奢侈品都会开始做线上,毕竟也不是开博物馆的,还是要开门做生意,这次是一次很大的教训,线上的抗风险能力更强。当然虽然线上的市场总体盘子会越来越大,但是竞争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在线远程办公成为全行业新趋势

2月3日早上9点,聚美丽分布在全国的小伙伴们准时打开办公软件,却发现怎么也进不去视频会议室,半天才回过神来,访问量太大“钉钉崩溃了”,临时改用几个软件发现也都不太正常了,这一天开始,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习惯在线远程办公。

除了钉钉,字节跳动公司也开始推飞书软件,腾讯也借势做了一轮推广。如何在特殊时期保持信息、数据和知识的畅通,如何在分散办公状态下管理好团队和拓展业务,疫情下如何做风险管控尽量恢复正常生产……这些新问题纷至沓来。

董俊姿最近在读一本叫《赋能》的书,讲的是美军将军谈怎么打伊拉克战争,他提到今天我们常规理解的组织跟管理都是结构化的,是面向确定性的、垂直化的、以提升效率为主的结构。但他的作战部队打伊拉克,面对的是不确定的环境。我们今天同样面对的不确定性的市场环境,我们该用什么样的管理模式,用什么样的组织应对,这是特别有意思的课题。

通过这次疫情,未来是否采用分散式的线上办公?让我提前思考,未来我们可能在全球很多地方都有办公室,这个时候你怎么去提升你的办公的运营效率?如何用合理有效的运营方式去管理公司,这是我天天在考虑,因为国内外有那么多那么优秀的资源,我们不可能都把它们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比如今天日本的研发很强,那我们的研发就应该放在日本,因为只有日本才可以请到最好的研发人员。如果法国在某一领域的技术最强,我就应该把这个技术研发办公室放在法国,我不可能把他请到中国来,这是不合乎逻辑,因为每个人都希望在他自己的生存环境里面才有保持创造力、最高的效率。

如果我做美容仪器,我就应该在深圳建立美容仪器的供应链团队,我觉得运营在上海最牛,我应该把运营放在上海,也就说我会有一个运营总部,会在全球各地设立分部机构,但是这时候我的管理应该怎么做?这实际上就是我们今天谈的线上协同办公,怎么有一个好的网状管理模式来提升效率的课题。这正好是摆在我们所有企业年前提前供我们去思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这是未来必然的趋势,董俊姿如是说。

每天早上,我都会打开全国疫情地图,看到这两天确诊与疑似病倒的增速逐渐下行,也已经开始畅想完全开工后回到办公室与小伙伴见面的情形。亲爱的化妆品同业精英们,你们企业用的是什么远程办公系统?疫情还带给你们怎样的影响?你又经历了哪些与众不同的体验?都欢迎你扫描文末的二维码,加入我们一起讨论吧。

05

守望相助、共克时艰、抱团进化

梅鹤祥告诉聚美丽,像2003年非典疫情,虽然上半年略有影响,但下半年涨势明显,全年反而超过2002,今年也许重复2003年的全年趋势。相信中国人的勤劳,遇危机,则释放更大的动力。

这两天,苏州政府发布了《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意见》,对疫情下生产经营遇到困难的中小企业,在“加大金融支持、稳定职工队伍、减轻企业负担”等方面提出了相关政策意见。这对中小企业来说,无疑是一大好消息。据悉,上海也公布了对企业的优惠措施。

面对超级黑天鹅,我们需要的是“反脆弱”的精神与能力。在疫情面前,人类是脆弱的。但事实上,人体本身是反脆弱的,重新愈合的骨头甚至比原来的还要坚固。同样,人类的免疫系统是反脆弱的,它包含自我诊断、人体资源管理、自我修复及再生。

所以不管你身处化妆品行业哪一个位置,我们都需要坚定信心,携起手来,守望相助,共克时艰。而且,在这个难得的时期里,抱团进化,共同成长,这也就是“聚美丽”三个字的含义,也是我们的期待!

“风会熄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 ——《反脆弱》纳西姆·塔勒布

在昨天我们的文章发出之后,我们收到了很多对文章关于疫情期间品牌线上销量逆增长的不同的声音,如知名百强连锁金甲虫创始人刘船高认为“物流都停了如何实现增长”?同时,也有很多人提供了线上逆增长的论据,其中纽西之谜创始人刘晓坤提供了店铺销量图辅以证明。

正方(刘晓坤们)的主要论据有:

  1. 疫情期间消费者的时间变多了,所以线上社交和消费成了重要选择;
  2. 除菌清洁概念等品类需求增加。

而反方(刘船高们)的主要论据是:

  1. 疫情期间物流快递停滞;
  2. 疫情期间化妆需求下降;
  3. 线下营销活动减少与KOL投放受限。

问题来了:你认“ 刘晓坤vs刘船高”的争论中,疫情期间品牌线上销量逆增长是情理之中还是天方夜谭? 请投票并在留言处说出你支持的理由哦。

如果你对化妆品行业同仁有话要说,或者希望和大家一起探讨应对疫情恢复生意的最新做法,或者想和本文受访的同行们一起学习共步进步的话,可以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和聚美丽一起参与探讨,还可以免费参加近期推出的化妆品行业公益快闪课堂哦!

△线上快闪讨论群·扫码进入

新冠疫情中的化妆品行业 | 聚美丽行业深度专稿
编辑:@夏天童鞋
采访:许文君、晓伊、抱爷、图腾、木头
         思敏、小小徐
视觉:筱情、糖糖
技术:余尧
排版:高高
感谢磐缔资本屈红林、杨可逸的支持。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