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妆企业“得而又失”,2019猛涨的旅游零售渠道如何了?

铁打的旅游零售,流水的“危机”。

冠状病毒正威胁着旅游零售业,包括其最大的品类——美妆。旅游零售业的增长一直严重依赖亚洲尤其是中国消费者。

根据Generation Research的最新统计数据,2018年,中国的旅游零售市场规模为790亿美元,其中310亿美元来自化妆品和香水产品。随着中国游客减少,全球游客数量下降,这一市场可能会受到重创。

对于国际美妆巨头来说,旅游零售渠道的业务量不可小觑:

· 欧莱雅去年在旅游零售渠道的销售额同比增长25.3%。2019年下半年,欧莱雅的旅游零售业务量很大,如果将这一渠道视为一个国家的销售额,它将成为欧莱雅的第三大业务,仅次于美国和中国。

· 瑞银(UBS)集团 2月3日的一份报告称,雅诗兰黛在旅游零售中断方面“风险敞口过大”,该公司亚太地区收入的一半来自中国。

· 2019年的旅游零售也是资生堂集团增长最快的业务,其净销售额在这一年度首次突破千亿日元达到102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5亿元)。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这些美妆巨头会如何应对?

旅游零售渠道的损失有多惨重?

在疫情这场危机出现之前,由于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据称旅游零售渠道的客运量每年增长约6%。资生堂数据显示,有2200万的中国女性常旅客每年至少两次在旅游零售渠道购买高端美妆产品,有5500万的中国女性每年旅行一次并购买高端美妆产品。

事实上,据Generation Research的数据显示,整个亚太地区推动了2018年旅游零售业务12.9%的强劲增长,该渠道的收入增长了23.3%。对亚洲消费者来说很重要的护肤类别的旅游零售收入占美妆业总收入的45%左右,同比增长35%。

疫情来袭,这些数字可能会迅速下降

分析公司ForwardKeys在一份声明中说:“由冠状病毒疫情造成的旅游低迷现已蔓延到中国以外的地区,亚太其他地区3月和4月的出境游预订(不包括往返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旅行)下降了10.5%。”

据Generation Research的数据,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周边地区,2018年韩国旅游零售渠道的护肤、彩妆和香水的销售额为104.3亿美元,泰国和日本分别创造了12.4亿美元和11.2亿美元的收入。

由于国内政府号召居民近段时间不要出门旅行,旅游业受到了巨大打击。中国出境旅游1月20日至2月9日下降了57.5%。占中国出境游市场75%的亚太地区同比下降58.3%;去欧洲旅行的人数下降了41.7%;前往非洲和中东的游客减少了51.6%;前往美洲的游客减少了64.1%。


“世界上最大、消费最高的出境旅游市场中国正面临严重困难,取消订单的数量与日俱增,而且这一趋势正在向周边国家蔓延。”ForwardKeys洞察副总裁Olivier Ponti补充道,“乐观的一面是,我们没有看到亚太地区以外的旅游增长放缓。因此,这是一个通过研究除中国以外的替代市场、平衡地域市场组合并集中努力推广来填补空白的时刻。

疫情之下各巨头如何应对?

Ponti表示受疫情影响,旅游趋势可能会迅速改变,不同的市场可能会做出不同的反应。旅游零售运营商和美妆集团正在密切关注危机的发展,但那些更依赖亚洲游客为业务的公司将受到最大的冲击。

旅游零售运营商Lagardère Travel Retai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现在要准确评估其影响并评估短期和中期对我们业务的影响还为时过早。我们的三条业务线和地理上的多样化战略令我们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并没有太大——包括中国境外机场在内,中国相关销售不到总销售额的10%,但这个影响将取决于疫情是否会恶化,以及是否会持续很长时间。”

另一位旅游零售运营商Gebr. Heinemann表示:“任何影响乘客流量的因素自然都会产生商业影响。目前还不能预见冠状病毒的影响,但我们有广泛的基础,因此能够平衡和补偿某些地区或特定乘客群体的波动。”

美妆集团的旅游零售业务一直在快速发展。对于这些公司来说,这个渠道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了销售额——销售额往往相当于一个集团总收入的高个位数百分比。

欧莱雅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让-保罗•阿贡(Jean-Paul Agon)在2月初与金融分析师和记者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表示:“旅游零售占我们全球销售额的9%左右。疫情会对亚太地区的美妆市场产生短期影响,很明显对我们在中国的业务和亚洲旅游零售业务也会有影响,但现在评估影响还为时过早。

过去在类似情况(SARS、MERS等)下的经验表明,经过一段时间的干扰之后,消费会比以前恢复更强劲的增长。因此,在此阶段,假设这种流行病遵循类似的模式,我们对今年再次有能力超越美容市场并实现销售和利润再增长的能力充满信心。”

阿贡还称用户也可以继续在线购物,这对抵消病毒爆发的负面影响有“绝对帮助”。

花旗分析师塞德里克·贝斯纳德(Cedric Besnard)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欧莱雅在亚洲的业务量很大,这意味着与冠状病毒相关的增长放缓会持续多久将是今年盈利的关键。

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另一巨头雅诗兰黛大幅下调了本财年下半年的财测。当时雅诗兰黛表示:“全球旅游零售作为受病毒爆发影响最严重以及受游客青睐的目的地市场,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但我们相信这会在本财年晚些时候逐步复苏。”

雅诗兰黛总裁兼CEO Fabrizio Freda也表示预计旅游零售将成为受影响最大的渠道,为了减轻对旅游零售渠道的沉重打击,公司将专注于推动转型。“旅游零售是通过客流量和转化率建立起来的。转化率是一个我们正在做很多改进的领域。所以这段时期,我们在重新制定计划把转化率作为缓解下滑的一个关键因素。”他还补充称雅诗兰黛将与合作伙伴密切合作,帮助整个行业迅速复苏。

针对目前中国爆发的疫情,联合利华在声明中称,目前还不清楚病毒爆发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但随着营业利润率的持续改善,2020年的年销售目标有望得以实现

而对位于亚洲的美妆巨头来说,由于疫情影响受到的打击更为巨大。

在韩国,中国人消费占比较大的化妆品和免税店行业的情况也是一样。受到打击的新罗酒店集团(内含新罗免税店)和新世界免税店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业绩预测值分别下调了30.1%和8.4%。爱敬集团和爱茉莉太平洋集团的预估业绩也分别下降了24.5%和19.3%。

瑞银(UBS)分析师写道:“我们预计,冠状病毒会加剧由于香港动荡而导致的亚洲免税店近期的疲软。”

2019年旅游零售是资生堂集团增长最快的业务,通过加大对该渠道的投资和铺置,资生堂在韩国、中国、泰国等国家加速增长,其净销售额在这一年度首次突破千亿日元达到102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5亿元)。

“在百货商店、药店、免税店,我们明显看到中国游客减少对我们的销售造成了影响。”资生堂首席执行官谷正彦(Masahiko Uotani)说。资生堂(Shiseido)约有五分之一的销售额来自中国,但因疫情的暴发,资生堂表示在新年期间四个顶级品牌在中国的销量减少了一半以上

而另一个日本个护巨头花王集团(Kao Corp.)在看到消毒剂和浴室清洁剂的需求增加后提高了产量,短期内消杀类产品确实是一个美妆企业减少损失、化“失”为“得”的机会,国内也有不少企业入局,详情请阅读聚美丽往期文章《“消杀类”产品入局防坑指南》

旅游零售能再一次重振旗鼓吗?

1947年,爱尔兰香侬机场开始为过境旅客提供免税品销售,现代免税业就此萌芽,随后免税业的范畴扩大成为旅游零售。

作为一个已经有73年历史的的“老牌”渠道,事实上,旅游零售渠道在过去的岁月里已经成功抵御了许多灾难,历史已经证明了旅游零售业在曲折中的蓬勃发展。

尽管旅游零售渠道处于全球危机冲击的第一线——无论是健康危机、恐怖主义危机、地缘政治危机,还是与货币相关的危机,包括“9·11”恐怖袭击、非典(SARS)、全球经济衰退和主权债务危机等等等,Generation Research的数据显示,通常情况下,如果销售收入没有保持增长,那么在每一次活危机结束后,该渠道只需要一年时间就能再次增长

例如,在2001年SARS爆发的时候,旅游零售记录的销售额为228亿美元,而2002年为200亿美元,因此疫情没有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据世代研究公司(Generation Research)的数据,2008年全球经济衰退之年,该频道的销售额为410亿美元,2009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时为382亿美元,2010年全球债务扩张之年为432亿美元。

世界免税协会(Tax Free World Association,以下简称“TFWA”)和亚太旅游零售协会(Asia-Pacific Travel Retail Association,以下简称“ARTRA”)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毫无疑问,亚太地区具有韧性和应变能力,我们对以往危机——如非典或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经济反弹进行了可靠的分析。”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报告称,在过去10年里中国航空旅客增加了4.5亿人次,预计中国将在未来5年内成为最大的航空市场。预计到2037年将运送10亿新乘客,航空旅客人次将增长到16亿人。

TFWA和APTRA坚持认为:“当中国游客再次开始在全球旅行时,我们可以期待商业增长以同样的活力和能量回归,我们毕竟是一个在快速变化中茁壮成长的渠道。”

消息来源| Cosmeticsdesign、Bloomberg、Scmp、Businessinsider

图片来源| 同上

责任编辑:木头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