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抵制种族歧视浪潮声起,这些黑人自创美妆品牌或被收购

继Fenty之后,有色人种的美妆品牌会大崛起吗?

近日,美国多地出现了大游行。起因是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方暴力执法后死亡,这直接导致了大规模的游行抗议活动。

针对这一事件,各大美妆品牌都在社媒上发声,承诺反对种族歧视并支持慈善事业。比如美妆品牌Glossier就有在Instagram上分享其对黑人消费者和反种族主义事业的承诺,并将总共捐款100万美元:向打击种族歧视的非营利组织捐款50万美元,另外,还以赠款的形式向黑人美妆企业家提供了50万美元。

此外,Fenty、NARS、Glam Glow、Beauty Bakerie、Uoma、贝玲妃、Ole Henriksen、Bite、Lush和MAC等品牌也通过社交媒体表达了他们对“Black Lives Matter”黑人运动的支持,像It Cosmetics、衰败城市、CoverGirl、Ren、Living Proof、Morphe, Tarte Cosmetics、Peach & Lily和美宝莲等品牌都向非营利组织提供了捐款。

种族歧视在美国一直存在,各行各业都能曝出相关的新闻,包括在美妆行业,去年丝芙兰店员涉嫌歧视黑人歌手的新闻就闹得沸沸扬扬,并且直到近几年,Fenty Beauty引发了“40个粉底色号”的风潮,各大美妆公司才争相开始为有色人种推出适合他们肤色的产品。

大公司自己推出面向多种族的品牌或者收购有色人种的品牌也是为了进一步加深与多种族消费者之间的联系。但实际上,在过去的十年里,大公司对有色人种创立品牌的收购案例屈指可数:

2014年,欧莱雅收购了Carol’s Daughter,当时该品牌的年销售额为2700万美元;

2017年,联合利华以16亿美元收购了Shea Moisture的母公司Sundia;

2018年,宝洁以2000万至4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有色人种个人护理公司Walker & Co.;

去年,MAV Brands收购了创造了2440万美元销售额的The Mane Choice。

不止收购案例很少,有色人种拥有的品牌在成立初期融资时也会遇到较大的困难,比如专门面向黑人女性的彩妆品牌Mented Cosmetics在首次融资时,创始人约谈了超过80家风险投资公司,但被很多公司拒绝了。

这其实也给初创企业规模化发展带来了难度,以下要介绍的是五个由黑人女性创立的美妆品牌,它们大多已成立四到五年,处于等待被收购的成熟期。

世界顶级彩妆大师的彩妆品牌PAT MCGRATH LABS

Pat McGrath Labs是由彩妆大师Pat McGrath于2016年推出的同名彩妆品牌。她是第一个成为时尚圈美妆专家的有色人种女性,也是拥有自己彩妆品牌的最知名黑人化妆师之一。

Pat McGrath 1965 年出生于英格兰北安普敦,她对美妆的热爱很大程度上受到母亲喜欢时尚和化妆的影响。她们经常一起翻看 VOGUE 杂志,母亲还鼓励 Pat McGrath 在化妆上要有自己的创意,她从小就接受了在时尚与美妆方面的熏陶。

△创始人Pat McGrath

在Pat McGrath长大之后,她发现几乎没有适合黑人女性使用的化妆品,因此她立志要设计出适合深色皮肤适用的彩妆产品。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裸妆盛行的年代,她一直以色彩鲜艳、前卫的妆容而闻名。

Pat McGrath毕业于Northampton大学学习应用艺术专业,从未接受过任何美妆培训,但她的妆容充满了创造性和颠覆性,能完美地展现设计师那些疯狂的华丽的想法。

△Pat McGrath为蕾哈娜打造的妆容

90年代,她花费了10个季度为Prada创立新的时尚美妆概念,从此开始在业界打响名声。此后,她与摄影师合作过,作品照片还发表在美国,英国和法国Vogue、Harper's Bazaar等时尚杂志。

美国时尚女王、Vogue主编Anna Wintour曾公开赞扬Pat McGrath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化妆师”。从业至今,Pat McGrath与许多品牌彩妆有过合作,不但为Giorgio Armani设计了一系列的彩妆商品,也参与了Dolce & Gabbana、Gucci等品牌彩妆系列的开发。

Pat McGrath的品牌由一系列针对不同肤色、皮肤类型打造的独特高端化妆品组成,在包装上也是大胆亮眼,个性鲜明。

2018年,Pat McGrath Labs从Eurazeo Brands获得了6000万美元(约合4亿人民币)的少数股权投资,据业内消息人士透露,此次交易中 Pat McGrath Labs 品牌估值超过10亿美元。

天然护发品牌BRIOGEO Hair Care

英敏特曾预计,到2024年美国天然护发产品的销售额将同比增长11%达到20亿美元。

天然护发品牌Briogeo由高盛(Goldman Sachs)前商品销售副总裁南希•特怀恩(Nancy Twine)于2013年创立。

促使南希创业的契机是一场悲剧。她的母亲原来是一位医生,但她转行推出第一款天然面霜时,不幸车祸去世。母亲的离开令她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她意识到在华尔街工作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在南希小的时候,她经常和母亲一起制作头皮磨砂膏、身体乳等产品,接受了天然产品的启蒙。后来她意识到美妆行业有向天然方向转变的报道,但实际市场中还没有出现这样的品牌。她发现了这样的机会,决定开始创业。

△南希•特怀恩(Nancy Twine)

品牌名中的“ Brio”是意大利语单词,意为“充满活力和活力”,不仅代表品牌诞生地繁华的城市纽约,而且还代表着容纳每个配方的充满活力和艺术性的包装。“ Geo”是拉丁词,意为“地球与自然”,代表每种配方的纯净但有效的配方。

尽管所谓的“纯净美妆”是行业中增长最快的部分之一,但一般而言,无毒的护发产品很少,而有质感的护发产品则更少。这种差距创造了很大的机会。根据英敏特的数据,2017年黑人消费者在洗发水行业的购买力是美国护发市场中增长最快的部分。

南希解释说:“我了解到,大多数天然品牌都专注于身体,而很少关注护发,在高端市场中几乎没有这些品牌。我的自然卷头发一直很难打理,但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产品。”

Briogeo的产品按头发的质地分类,而不是面向有色人种推出产品,品牌的目标消费者的头发类型是卷曲、干燥、稀薄等。“效率和包容性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头发的类型种类繁多,因此要满足这种多样化需要花费很多精力。”

品牌倡导像护肤一样护理头皮与头发,先后推出洗发水、护发素、修复油、头皮修复精华等产品,功效涵盖了修复、定型、卷发护理等等。

Briogeo每种产品都含有专有“ NOVA Complex”配方,并且包装上都会注出天然成分(及其来源)的确切百分比,支持透明化。

Briogeo主打通过水果和植物脂肪酸以及维生素和矿物质的力量增强头发的活力和强度,比如品牌曾推出含有超级食物的洗发水和护发素,羽衣甘蓝+苹果或者是香蕉+椰子的超级食物组合,并且品牌不含硫酸盐、有机硅、对羟基苯甲酸酯、邻苯二甲酸盐、DEA和人造色素。

目前品牌已和丝芙兰、Nordstrom、Anthropologie等零售商合作销售产品,并已进入巴西、南非、法国、澳大利亚等国家。

Briogeo的多数产品价格略低于其他高端美发品牌,具有竞争力的价格能帮助南希说服零售商,她的产品会吸引一批想要以较低价格购买高端无毒产品的消费者。

连锁沙龙Paralee Boyd位于底特律主要服务于卷发和有纹理的发质,该沙龙所有者、非洲裔美国人Dana White说:“我喜欢她的价格定位,因为这说明她花时间做功课了。 我们有钱花”。

2019年,VMG Partners收购了Briogeo的少数股权,VMG Partners在醉象被资生堂收购之前曾投资过它。

纯净个护品牌ORGANIC BATH CO.

Organic Bath Co.于2014年由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夫妇吉安娜(Gianne Doherty)和杰伊(Jay Weeks)创立。

吉安娜是一位鼓舞人心且富有教育意义的演讲者,她的职业生涯始于纽约市,在那里她工作了十多年。但当她于2012年搬到波士顿时,她的皮肤突然出现了问题。为此,杰伊开始研究完全由天然成分制成的保湿霜。

受吉安娜周游世界的经历,以及母亲使用的家庭疗法的启发,杰伊使用加纳的乳木果油、摩洛哥的摩洛哥坚果油、杏仁油和荷荷巴油,为吉安娜敏感的皮肤配制了一种健康的身体乳霜。就这样,Organic Bath Co.品牌诞生了。这款产品后来也成为该品牌的明星产品。

△联合创始人之一吉安娜(Gianne Doherty)

Organic Bath Co.的产品线有沐浴和身体护理系列,每一个产品都是使用来自道德供应链的天然成分,产品已通过有机认证。

Organic Bath Co.还加入了“1% For The Planet”组织,将所有收益的1%捐赠给环境保护事业。此外,Organic Bath Co.还参加了全球肥皂项目。全球肥皂项目与酒店和肥皂公司合作,以回收和再利用肥皂产品。这样做可以减少浪费,并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卫生解决方案。

在创立Organic Bath Co.之后,吉安娜意识到许多家人和朋友并没有将生活与对他们的健康的更广泛了解联系起来。还创立了健康会议WELL Summit,这是由健康和纯净美妆行业的领导者、新手和铁杆养生爱好者共同组成的顶级峰会。

作为有色人种,从年龄、种族、背景等方面,吉安娜都没有看到太大的多样性,因此她的使命和目标是使妇女能够通过这两个品牌过上健康的生活,通过自己的平台来帮助在健康行业中创建一个包容性的空间。

主打安全的剃须个护品牌OUI THE PEOPLE

剃须战争是真实存在的。

剃须刀行业主要由三家公司主导:宝洁(吉列)、Edgewell (Schick)和联合利华(Dollar Shave Club)。

宝洁一度占有70%的市场份额,并享有丰厚的利润率,但在Dollar Shave Club和Harry 's等更便宜、更具创新性的新锐品牌的推动下,其市场份额已降至50%。

Edgewell Personal Care Co.(以下简称“Edgewell”)收购Harry’s的计划。监管机构已授权对该交易发起声明,

去年,Edgewell宣布斥资13.7亿美元收购Harry’s,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反对这笔交易,理由是它将损害美国剃须市场的竞争。与此同时,宝洁悄悄收购了女性订阅剃须用品公司Billie,该公司的投资者包括Serena Williams、Serena Ventures和Female Founders Fund。

Billie以其充满讽刺意味的古怪的营销而闻名,以强大的媒体影响力切进女性剃须市场。一般的女性剃须广告都不会展现出女性的体毛,但Billie的广告中展示了模特各个部位的毛发,引导女性不必为体毛感到“羞耻”。

剃须市场虽然竞争激烈,入场的新锐品牌也不少。

2015年,纽约创造者奖(New York creator Award)的18万美元奖金由凯伦·杨(Karen Young)拿下,她创立了专注于安全剃须刀的女性剃须品牌Oui The People。这个女性创立的品牌抛弃了廉价的一次性塑料剃须刀,试图以一种更可持续、更耐用的替代品吸引消费者。

凯伦创立品牌的起因来源于自己的生活,她一直有刮体毛的需求,但经常会刮伤皮肤。于是她开始研究面向敏感肌肤的安全剃毛刀,切入女性个护市场的细分品类。

△创始人凯伦·杨(Karen Young)

凯伦此前在雅诗兰黛工作过,多年的经验加上对DTC、品牌推广等方面的了解令她推出了这个品牌。

拥有美妆大公司工作经验的凯伦首先研究了剃刀的刀片实际上如何影响皮肤,在自己测试了Oui剃须刀原型后,凯伦开始与她的朋友自己美妆KOL分享剃须刀。

渐渐地,凯伦开始有了一些订单。实际上她完全是靠自己创办公司的,回复所有客户的电子邮件,并将有关剃须刀的评论其应用到新产品的设计中。最后她觉得到自己研发出来了完美的剃须刀原型,便联系了德国的一家安全剃刀制造商。

美妆行业每年有超过20亿把塑料剃须刀被填埋。Oui The People的剃须刀要求客户在需要时更换钝刀片,同时保留耐用的手柄。最重要的是,品牌使用最少的包装,包括与供货合作伙伴合作,后者用纸和定制尺寸的包装盒包装,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浪费。

目前品牌产品线除了剃须刀之外,还有比基尼线面膜、护肤油、剃须凝胶等其他个护产品。

色号多样的纯素唇妆品牌The Lip Bar

清洁美妆运动超越了护肤和护发。数据显示,女性一生平均消费6磅口红,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对化妆品中的成分产生强烈的意识,从而推动了纯素化妆品需求的增长。

今年,e.l.f. Beauty以27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纯素美妆品牌W3ll People,这也是唇妆的一个强烈信号。

纯素唇妆品牌The Lip Bar由梅丽莎·巴特勒(Melissa Butler)创立。创始人曾上过融资节目《创智赢家》(Shark Tank),不过在节目中并未达成交易。

△创始人梅丽莎·巴特勒(Melissa Butler)

巴特勒于2012年在纽约市巴克莱银行(Barclays)担任分析师时开始了自己的副业,当时她意识到化妆品行业现有的情况无法满足她的需求,过量的化学药品和稀缺的个性让她沮丧,因此,她着手创立了一个品牌,为各种肤色的女性推出有机配方的口红。

巴特勒开玩笑地说:“起初我没有辞职,是因为坦白地说,光靠The Lip Bar无法支持我的生活方式。我以前每周要工作55、60个小时,然后回家制作口红。”据估计,第一年品牌的总销售额约为27,000美元。但后来她意识到,如果没有百分百的专注投入,也不会获得百分百的收益。

随着业务的发展,巴特勒从纽约搬到底特律,以便将所有精力集中于吸引零售商和美妆KOL,寻找合适的制造商,并在网上寻找化妆品行业的配方师来完善配方。

巴特勒说道:“我开始在领英上搜索配方师,找到后就给他们发‘你好,我一直在研究这个配方...’,寻求他们的意见或帮助。”令人惊讶的是,她得到了比她想像的更多的回应。

The Lip Bar的主要产品是色彩丰富的口红,并且口红的命名很有趣,如控制狂Control Freak、叛徒Rebel等。甚至有像Taraji P. Henson等明星会使用The Lip Bar的产品。

The Lip Bar对化妆趋势也十分敏锐,比如会针对消费者对快速上妆、有效和多功能化妆品的渴望推出产品。品牌的主要销售渠道是官网和Target。

2018年7月,The Lip Bar从New Voices基金获得了第一笔外部投资,该基金主要投资于有色女性拥有或管理的合资企业,并得到了联合利华的支持。

消息来源| WWD、Beautyindependent、Cosmeticsbusiness、Byrdie、Forbes、Justusgalsbos

图片来源| 同上

责任编辑:木头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