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浪奇被判赔偿6600万元,但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

对于26亿在手的浪奇,或许只是一场毛毛雨。

2020年6月30日,关于2018年兴发香港(“兴发香港进出口有限公司”简称)与广州浪奇(“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的经销合同纠纷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已作出终局裁决。广州浪奇需向兴发香港支付9,368,760美元(约合人民币6600万元),以及迟延付款利息损失、律师费、仲裁费及其他费用的赔偿。

消息一出,有媒体称,高达6600万元的赔偿金“或为日化史上单笔最大赔款”。此结论正确与否,目前尚无论据可查,但对于手握近26亿拆迁款的广州浪奇,或许只是一场“毛毛雨”。

A股中最有名的“拆迁潜力股”

根据公开消息显示,7年前因广州市城市更新改造需要,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以下简称“广州土发中心”)拟对广州浪奇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东128号地块进行收储。根据双方拟签署的收储协议,拟收储金额为21.56亿元。此外,若广州浪奇在签署《收储协议》后12个月内按要求交付全部土地的,广州土发中心将向公司支付收储土地商业用途市场评估价的10%,即4.31亿元作为奖励。这意味着广州浪奇最高可获得补偿款达25.87亿元

苦苦等待六年多,广州浪奇于去年12月11日发布公告,称有望拿到超20亿元的土地交储补偿款。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广州浪奇在上市26年间,净利润总计也不过4.75亿元,2018年净利润为3329.22万元,算下来这笔拆迁款相当于公司114年的净利润,也是2018年净利润的78倍之多

故此,文首的仲裁结果一出,即引来众多股民的议论:“这点钱相对于拆迁款毛毛雨 ”、“浪奇现在没钱,倒逼政府早点支付赔偿款,二十多亿的赔偿款,一年利息都不止一千万美元”、“兴发也算消息灵通,算好了浪奇30天内剩余的拆迁款应该到账了 ”、“裁决结果都出来了,说什么也没用,明天挨板吧,这个股真的是垃圾股,如果没有拆迁款相信已经ST了 ”、等。

另外,根据网络公开消息,广州浪奇其实早在2012年广东推出“三旧改造”概念和2014年广州市政府制定城市规划时就成功抓住良机,以闹市区的土地为筹码,让浪奇股价成功翻番。

再加上这次,可以说浪奇已经成功地当了三次拆迁幸运儿,成为A股中最有名的“拆迁潜力股”。相比于浪奇的主业日化产业来说,在好的时候投资广州房地产似乎才是浪奇最成功的一次决策。

浪奇,江湖一直有他的传说

广州浪奇(“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成立于1959年,是一家主营洗衣粉、液体洗涤剂等产品的老牌日化企业,由广州市国资委授权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管理,于1992年从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为股份制企业,1993年成为广州市首批上市公司之一。目前已“浪奇”为总品牌,同时拥有“高富力”、“天丽”、“洁能净”等品牌系列主要产品有洗衣粉、液体洗涤剂、皂类和日化洗涤材料等。

作为老牌日化企业,23年里广州浪奇在日化市场的辉煌曾“无人能及”,也因此一度被宝洁窥视。后来双方还合作建立广州浪宝(全称广州浪奇宝洁有限公司)共同分食洗涤市场蛋糕。然而,因内部原因1994年到2001年两方决裂,此时全国洗涤市场早已“城头变幻大王旗”,蓝月亮、立白、纳爱斯、汰渍、雕牌等后起之秀正如雨后春笋般蚕食着曾经属于广州浪奇的市场份额,广州浪奇也从此陷入增长困境

为了缓解日化品牌老化、动销速度慢以及行业竞争激烈等市场环境影响,广州浪奇于2016年推出限量版新品——浪奇(LONKEY)高浓度洗衣珠,并充分利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进行品牌营销传播,但最终结果并不理想。

一战不成,借着工业大麻这一市场热点,广州浪奇再次跟着一头扎了进去。

去年4月30日,广州浪奇公告称其孙公司广州奇化与龙麻生物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就有关工业大麻在日用化学品领域应用达成战略合作。今年4月7日,广州浪奇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自主研发的含大麻叶提取物的沐浴液、洗手液已实现批量生产;孙公司广州奇化有限公司也实现了含大麻叶提取物的面霜、精华和面膜的批量生产。广州浪奇申请的“一种含有大麻叶提取物的抗菌组合物及其应用”等10项发明专利中,已有5项进入了实质审查阶段。

聚美丽在浪奇天猫旗舰店看到,一款名为“VCARE维可倚大麻叶萃取美肌沐浴露+洗手液套装”正在出售,定价199元,月销量28件,可谓惨淡。产品介绍中称,产品中含有大麻叶提取物,”清莹净透、润泽肌肤“。VCARE是浪奇公司旗下高端个人护理品牌,成立于2003年,主推乳霜滋养配方的个人护理产品。

如今,试图从工业大麻成分这一领域寻找机会的国产品牌不只浪奇一家,包括上美集团旗下一叶子云南白药等都宣布了各自的相关计划。且国内“大麻成分”护肤品市场目前规模尚小,相比之下,国外CBD市场更为成熟。此时高调入局,也算是广州浪奇又一次险象环生的“背水之战”。

频频追热点,进行产业拓展,广州浪奇近年来看似“打的热火朝天”,但从财报来看,却仿佛“竹篮打水一场空”。

2019年广州浪奇营业收入123.98亿元,同比2018年的132.49亿元下降6.43%;2019年净利润6135.59万元,同比2018年的6936.67万元下降11.55%。2020年Q1由于受到疫情的冲击,广州浪奇的业绩进一步承压,Q1实现营业收入17.25亿元,同比下降46.98%;净利润亏损1886.27万元。

“天降巨款”,如何用好才是当务之急

根据招标文件显示,这个月浪奇旧厂就要开拆,如无意外,九月份拆完后广州浪奇将手握近26亿元的赔偿金。除了可以解此次的燃眉之急,摆在广州浪奇面前更重要的事情,是好好思考如何用这笔“意外之财”当作一个撬动业务发展的杠杆,将企业拉出增长魔咒

例如好好钻研一下全新的技术研发,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技术研发体系,给自己的产业做一次大升级;搭上短视频、直播等社媒营销的最后一班车,进行全方位的内容营销;认准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进行一千米的深耕......

毕竟在资本市场里,我们见过太多很多很成功的企业“一朝得巨款”就开始不惜代价地多元化投资,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草率投资不仅没能给公司带来好的发展,反而成为了巨大的诅咒。

所以对于广州浪奇来说,在这样一个烈火烹油的时刻,一定要沉下心,看得远、稳步走。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你和6626位朋友浏览了这篇文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