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遍全球的CBD,在各国的监管条例跟上市场发展了吗?

本文将探讨包括中国、美国、欧盟对工业大麻和CBD化妆品相关法律法规的现状

10月17日,加拿大开启第二波大麻全面合法化,大麻素产品如可食用产品、饮料、香料、浓缩物和雾化烟水烟等迎来合法。当天,加拿大境内含大麻成分的食品、油膏、外用制品等就陆续合法上市销售。

随即,当地中国领馆发布提示,提醒中国公民识别大麻食品,“识别产品包装上的提醒信息(Cannabis Health Warning Messages)及是否标明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CBD)含量等,避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持有、食用或携带含有大麻成分产品入境回国,从而触犯中国有关法律法规。”

就在加拿大颁布法令的前两天,也就是10月15日,中国日化企业云南白药斥资7.3亿港元认购控股子公司万隆,而万隆声明将该资金用于工业大麻业务,引来行业猜测云南白药或将重点布局工业大麻市场。除了云南白药之外,国内药企如康恩贝、昆药集团皆在今年布局CBD化妆品。

事实上,CBD早已引起市场关注,根据华尔街投行Jefferies的报告,CBD市场的全球总值将在未来十年内达到250亿美元。早在去年开始,在A股市场上就掀起了一股CBD浪潮,截止今年年初,10多家A股上市公司涉足工业大麻领域。这一热潮甚至让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一度被炒到千万元以上。

尽管CBD在市场上如此手捧,但是由于该成分在法律法规上仍处于模糊地带,不少行业人士担心,如若盲目推出CBD化妆品,将会引起市场争议。

康恩贝就在2019年半年报中指出,要根据国内外有关法规、政策和产业与市场变化情况,做好公司工业大麻产业的规划和全产业链布局与建设推进工作。康恩贝的这一顾虑代表了不少企业的心理。

本文就将探讨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主流市场对工业大麻和CBD化妆品的相关法律法规的现状。

中国:法规有待完善,市场处于观望期

今年3月27日,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下发“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声明工业用大麻限于纤维和种子,其他用途的种植排除在外,并声明我国目前从未批准工业大麻用于医用和食品添加。

该通知一出,颇似一剂降温剂,让A股市场上的不少“工业大麻股”应声下跌。而本来准备入局的企业也纷纷退步观望。

△此前,国内某知名美妆企业创始人曾在朋友圈放出CBD产品上市预告,但随后被删除

虽然工业大麻的医用和食品添加通路被断,但该通知中并未提及化妆品。而据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兼总经理陈来成的说法:“大麻化妆品是国内唯一能合法使用工业大麻CBD的渠道。”

早在2015年12月23日,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2015版)》,就将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列入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单里。

在药监局非特化妆品备案平台上,可以看到,与“大麻”关键词相关的备案化妆品计有200余条。

在电商网站淘宝、天猫、京东上也有不少以“大麻叶”为卖点的护肤品牌,除了昆药旗下KPC品牌的一款大麻叶洗面奶之外(天猫月销2000多瓶),其他品牌的销量都不甚理想。

作为化妆品上游企业,代工厂应是行业中较早感知到CBD成分潮流的企业了。陈来成表示,仅今年开始,广州尊伊几乎“订单不断”,仅大麻叶提取物就已购买30Kg,且客户遍及印尼、泰国、加拿大等地。

记者在药监局备案平台上发现,大麻化妆品的主要生产厂家大多集中于广州、云南两地,广州是中国最大的化妆品产业区之一,而云南则是中国已开放大麻产业的两个省之一。

但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作为中国最大的化妆品产业区之一的华东地区,却鲜有代工厂生产大麻化妆品。其中,全球体量最大的化妆品代工厂科丝美诗在备案平台上仅有一款“大麻籽油”护肤品。

对此,科丝美诗(中国)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申英杰对聚美丽记者表示,大多数品牌都还处在观望期。“很多人担心产品投向市场后,一旦出现问题,互联网上很大概率会谣言认为是大麻的问题,这种后果是很多品牌不能承受的。所以,大家都不敢轻易触碰这个雷区。”

由于中国在1949年建国后,政府就对非法药物采取了强硬政策直到今天,种植和服用大麻都受到严格禁止,走私者甚至会面临死刑。1985年签署《联合国精神药物公约》,甚至完全禁止大麻种植,直到2010年才让云南恢复种植。

在国家宣传层面上,大麻一直与毒品挂钩的概念深入人心。因此,尽管CBD被证明不含致幻成分,但推出大麻相关化妆品在市场上能否被接受仍然是未知数,甚至可能会引发许多不可控因素。

另外一方面,由于现行法规的不明确,行业人士也担心会“触雷”。

“严格意义上,化妆品原料目录03112是大麻叶提取物,而CBD不符合化妆品原料目录的要求。”陈来成说。

从CBD法规在国际上的历史来看,2017年CBD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可并作为非受控物质列入国际清单;2018年6月美国联邦缉毒局(DEA)发布公告明确THC和CBD的不同,声明CBD不再被禁止;7-10月,加拿大政府通过《C-45号大麻法案》并允许于食品中添加10mg以内的THC和CBD;12月20日,美国通过《农业法案》,将工业大麻从管制物质中移除。

事实上,CBD这一成分的真正爆发得益于美国2018年《农业法案》的通过。而药监局发布的化妆品原料目录发布于2015年,因此在目录中,并没有CBD这个成分。

此外,今年3月份国家禁毒委发布的这一通知,依据的是国际条约《麻醉品单一公约》。但是这一公约是联合国于1961年通过的,该公约规定,大麻和大麻提取物被禁止在化妆品中使用。尽管该公约于1972年有过一次修正,但同样的问题在于,这一公约并未专门提及⼤麻⼆酚(CBD)。

而在国外,除了2018年美国通过《农业法案》,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欧盟也在推出相关的CBD化妆品法规。 

美国:整体政策较为宽松,但市场宣称混乱

由于目前国内工业大麻在市场上的应用有限,不少上市公司都将海外建厂提上了日程。比如,莱茵生物在5月份的公告中就提出,美国工业大麻政策宽松、法制健全、监管规范,利于企业快递低成本发展。

目前美国对于CBD的法规限制大多集中于保健品和食品类别,对于化妆品方面提及较少。但美国的CBD化妆品同样要遵守化妆品相关的法规,并且还要将销售范围限制在合法销售此类产品的州。

2018年特朗普大字一挥通过《农业法案》,将大麻定义为植物大麻的任何部位,并从《管制物质法》附表I 中删除了⼤麻和⼤麻衍⽣物,且根据联合国《麻醉品单一公约》规定,THC浓度不得超过0.3%。

此外,美国的《食药妆法》也规定,销售CBD化妆品的公司不得宣称该产品或CBD可以影响人体的结构或功能,并且不得宣称产品可以减轻或预防相关疾病。

除了这两项联邦法规要求之外,相关公司还必须遵守各个州的法律法规,因为美国各州有权在其辖区内限制或限制CBD产品的销售。因此,在运送CBD化妆品到达目标州之前,公司还必须确认该产品在目标州是合法才行。

与此同时,美国的相关法规也并没有臻于完善,市场上相关的产品营销鱼龙混杂。比如,此前就有美国皮肤科医生指出,虽然CBD可以在临床上减少皮脂的生成,减少皮肤红肿、抑制瘙痒,但是仍有许多未知的副作用。不仅如此,在具体CBD化妆品的宣传上,许多说法没有科学依据,比如减少皱纹等噱头。根据Penn Medicine的一个报告,其所测试的CBD产品中有70%与标签上的声明不符。

关于美国的CBD化妆品市场情况,可参见聚美丽此前文章:从国外火进国内,CBD已成两场美博会的火热明星从北美第一美容展上看美妆最新趋势。此不一一。

欧盟:规章较为完善,但各国情况复杂

与中国和美国不同,CBD在欧盟的相关化妆品条例中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CBD在化妆品中的应用符合《欧洲化妆品规例》第1223/2009号的规定,同时也符合《麻醉药品法规》的规定(在附件II的306条⽬中有提到)。

但是,由于同样受联合国《麻醉品单⼀公约》的制约,⼤麻和⼤麻提取物被禁止在化妆品中使用,但未专⻔提及CBD。这难免在市场上造成混乱。

因此,在今年年初,欧洲委员会向其化妆品成分数据库中添加了两个条⽬,以区分两种不同的CBD:1,来源于大麻提取物、酊剂或树脂的CBD;2,人工合成的CBD。两个条⽬均包含相同的说明⽂本:CBD不论其来源如何,均未被列⼊1961年《麻醉品单⼀公约》的列表中。值得注意的是,假如CBD成分来源于大麻提取物、酊剂或树脂的情况下,则应被禁⽌⽤于化妆品中(根据欧盟《麻醉药品法规》II / 306)。

也就是说,欧盟禁⽌使⽤⼤麻植物的天然CBD,但允许使⽤⼤麻衍⽣或人工合成⽣产的CBD。与此同时,《单⼀公约》的禁⽤成分清单中不包括⼤麻种⼦或大麻⽆顶叶(leaves without tops),这意味着⽬前并不禁⽌使⽤源⾃⼤麻植物这些部位的CBD。

国际监管合规专家Hélène Sevestre表示,如果更新《单⼀公约》,未来⼏个⽉可能会进⼀步澄清CBD产品的状况。“因为对药物依赖的顾虑,⼤麻提取物目前仍未被世界卫⽣组织专家委员会放开,不过今年1⽉有人建议在《单一公约》下添加一个脚注,用以把CBD制剂拉出大麻和大麻树脂的范围。” Sevestre说。

尽管《⽣物多样性公约》在技术上根据欧盟法规进⾏了协调,并适⽤于所有成员国,但Sevestre说,不同国家的法规还对⼤麻及其衍⽣物的使⽤进⾏了监管,从⽽在欧盟造成了更为复杂的监管格局。例如,在法国,CBD制剂必须满⾜三个累积条件:仅允许使⽤某些品种的⼤麻;制剂只能从种⼦和纤维中提取(禁⽌使⽤花);化妆品中不能含有丝毫THC的痕迹。

相⽐之下,瑞典仅允许衍⽣物来⾃⼤麻植物的种⼦和地下部分,⽬前化妆品和⻝品、保健品中允许的THC含量为0.3%以下。且瑞⼠已将其法规与欧盟关于CBD化妆品的法规保持同步,也即允许使⽤⼤麻种⼦和无顶叶衍⽣物。

“通过这种⽅式,如果没有严格的相关监管公司辅助,外国公司进⼊欧洲市场可能会很复杂。”Sevestre说。

总结

根据美国市场情报公司Fior Markets的报告,目前北美、欧洲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CBD市场。但与此同时,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也在纷纷推进CBD合法化。

香港投资公司丽晶太平洋的数据显示,仅在美国,就有超过3.5万家零售商表示有兴趣上架CBD产品,其中有10%的商店已经上架此类产品。这种趋势是在合法大麻产业迅速发展的背景下产生的,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美国、加拿大、德国、意大利和英国的法律放松,而其他国家也将效仿。

尽管在中国,CBD化妆品在法规上仍然界限模糊,并且民众对大麻类产品的接受度不高。但诸如韩妆和日妆之类的亚洲化妆品强国正处于全球护肤市场的最前沿。因此,有专家认为,无论是市场还是官方,作为世界第二大化妆品市场,中国接受CBD化妆品只是时间问题。


参考资料:

1,CBD beauty in the EU: It's 'reasonably predictable' inspections will increase. ——cosmeticsdesign-europe,2019.10.3

2,As Walgreens, CVS, and Kroger Get Set to Stock CBD Beauty Products, Here’s What You Need to Know. ——Fortune,2019.10.2

3,工业大麻行业:检测产业具潜力,产品缺监管,检测具潜力,全产业链海外布局或成出路——天风证券海外,2019.6.17

4,What’s going on with CBD legislation for beauty?——cosmeticsdesign,2019.10.2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你和7341位朋友浏览了这篇文章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